女人不能當諧星?必須被呵護?脫口秀教母黃小胖:請不要以保護之名,行霸凌之實

女生可以有選擇權嗎?關於性別
​「如果,你是男生就好了⋯⋯」

女人不能當諧星?必須被呵護?脫口秀教母黃小胖:請不要以保護之名,行霸凌之實_img_1
圖片來源 / 黃小胖FB

性別平等爭取了數十年後,「生男生女一樣好」這句話講出來終於比較不像是一種自我安慰。但是在某些情境下,他人脫口而出的心裡話,還是會走入女生的心,提醒自己:「我是女生,是不夠好的那個。」

我是長女,幸運地在離異家庭中獲得優先的資源。而跟我相差三歲的弟弟,在家庭爭吵與隔代教養中長大,當大人們一回神,始終落後的弟弟已成為家中墜落的引力。

還記得中學時期,第一次進出警察局所學到的事情是,原來失蹤二十四小時內,警察是不願意幫忙找人的。於是,無數次我跟著爸爸到處尋人,在公園、車站、街頭到處探詢他有可能出現的地點。而我弟返家後,卻還可以若無其事地跟我分析哪個藏匿的地點更好躲、更舒服。

那時,他才國小。

抽菸、蹺課、管教、離家出走,是一個惡性循環,最後導致全家人的無奈與麻痺。在失和的家庭裡,我勉力維持著正常的狀態,不讓長輩煩心;但也因為如此,在每一次家庭聚會中,都會聽到「比較」的話語:「如果你跟姐姐一樣的話,多好!」長姐如母,我真的是弟弟最親最尊敬的姐姐,也像是他的媽媽,卻同時是他痛苦的心理壓力來源。他內在的矛盾太大,既無法恨,也不想被比較。

我以為我是心理健康的那個,但這一段回憶烙印在我心中的傷,顯現在這一生注定為教育與平等奮鬥。

「如果我是男的就好了!」在我青春期,無數次在心中吼叫著這句話。

「不要再要求弟弟的成績了,讓我來擔,好嗎?那些弟弟的缺點如果放在一個女生身上,也許沒有那麼傷人;而他的優點被漠視的原因,就是因為性別期待不同。」

「好希望我是男生」的這個想法,讓我不自覺地展現各種男性化的舉動,強化了我原本就具備的陽剛特質。直到我被「好好笑女孩」 救贖,而那已經是三十歲左右的事了。

喜劇演員界也有性別框架?

十年前,女生是不搞笑的。當時的我加入「卡米地喜劇俱樂部」,在經過一段時間的脫口秀訓練之後,我成為了全台灣第一個站立喜劇/單口喜劇/脫口秀團體|「站立幫」中唯一的女生。

成為脫口秀演員的第一年,最常面對的是觀眾憐憫的眼神:「好好的一個女生,不要這樣好不好?」不管是觀眾或是夥伴都不想看我扮醜、耍笨,這種看似出自於對性別的保護意識(其實是刻板印象),讓我的表演魂無處發揮,不管怎麼大喊「我並不想當花瓶!」,都遲遲無法掙脫這種困境。

這才理解,原來觀眾的不捨,會傷人。

捨不得笑一個女生的處境,寧願沒看到女生的不堪、不想面對女生的不完美,這些都讓我意識到性別期待對人的枷鎖。我在一個男性思維的喜劇環境裡(站立幫的夥伴都是男性表演者),意識到性別框架的窒息感。

男生戴假髮畫口紅塞胸部,觀眾呵呵笑;女生戴禿頭頭套畫鬍子自嘲胸部小,觀眾不敢笑。既然誇張強調外型的笑料行不通,我就換個方式,黃色笑話呢?觀眾依舊不買帳。觀眾所期待的,是女生要準備「高級點」的笑料,最好是知性、智慧、優雅,不要太刺蝟、苛刻、也不要裝瘋賣傻;至於男性這麼做|「他們是男的,無所謂啦」!

「男生應該要保護女生不要被嘲笑,如果有太醜或是太蠢的設定,男生來做。我是唯一的女生,太可貴了,應該要被保護,我只需要打扮美美地上台就好。」

一開始的我也認同這個邏輯,直到我發現,那些台詞交由任何一個美美的女生都合理時,我崩潰也覺醒了:當一個喜劇演員站在台上沒有「個性」,只有「性別」,那可以直接宣布這個喜劇演員的死亡。

這種性別框架一直到近年才有「一點點」改善,但是,那可能是在相對年輕的族群當中,一旦走入年紀稍長的群體裡,性別枷鎖仍舊無所不在。

二○二○年我接了一個商業案,劇本安排丑角男女各一,作為喜劇演員,我負責花痴角色。審核時,一名女性主管特別提點,「讓那個女生(指我)『專業』一點」,但同劇的宅男扮演丑角時,她喜歡極了。看著她掌握全局,穿著打扮帥氣挺拔,不時透露出「我是個女的,但不要小看我」的霸氣感,我知道我冒犯了她對於女性的形象框架:女生在事業上已經很辛苦,不要扭曲女性!

「不要醜化女性」的政治正確思維,是不是代表另一種形象框架呢?

身為一個女諧星,這些都是我的日常。過去十數年的經驗中,各種的合作案,面對管理階層,上級喜歡但上上級不喜歡,常常就在這樣的矛盾中無法突圍。「女性要好笑,但不要浮誇不要低級不要腥羶色不要扭曲不要僵化不要地獄哏⋯⋯」這一連串的緊箍咒列下來可以近百項,於是每個創意改東改西,導致最後成品變成四不像。

這個社會,是不是用保護之名,行霸凌之實?

由我開始作出改變

還有一個有趣的觀察,在二十年前分析劇本,假設總共有五個角色,會有三到四個以上必須是男性,剩下那一個女性角色,要不就是溫柔可人,要不就是脆弱可愛。而戲劇系的女演員們畢業搶工作,上百個人去爭取那一個「最美」的角色,女一號需要符合前述的性別框架,女二號,就是符合所有性別框架,但是要「壞」。有的時候,角色甚至寫不到女二;而男性角色的競爭度相對輕鬆太多,選項也較廣,不管是老闆、醫生、校長、攤販、企業主管、董事、司機⋯⋯既定形象還是找男演員。

「既然沒有這麼多人寫女生、形容女生,那我來培養好了。」抱著一股熱血,我覺得解決問題要從源頭開始。然而,過程中的困難不只是培養創作者,還有整個產業與環境對女性價值的各種角力。

「這麼辛苦就不要做啊!」

心疼我的男性友人會這樣說,然後開始計算CP值,並且分析成功失敗的停損點,付出多少就應該得到多少回報。而我的感覺是,這種言論好「直男」哦!好像凡事都是戰場,只有勝者為王、敗者為寇,只有解決問題才夠爽快。

有些問題就是無法解決,但我們可以再多做些什麼,幫助自己好過一點。

付出,可不可以不求回報?可不可以只是因為自己享受過程?可不可以是自己看不到成果,但幻想未來會更美好?

後來的我,慶幸自己是個女性,我有女孩的任性也有母親的韌性,那種不管是否會成功的任性與越來越印證初心的堅持,讓我理解母性。

我想,理念之所以有價值,就不是單純地為自己好,還有遠景與下一代的美好。孕育很久的理想,生產出來之後,我想陪伴它長大。

我期待,有更多種女性形象被看到。

如果這個社會能發展成更多元、更包容,也代表會有更多男性形象被理解,包含我弟弟小時候展現的細膩善感,也會被呵護。

如果能回到小時候,我想跟自己說,性別氣質是一個光譜,你能成為你自己就好了,不需要一直想著要成為一個「男生」,擔當起壓力來守護弟弟。你這個存在本身就有很多要承擔的責任。問題是,你想擔起什麼樣的任務?

我想好好做一個女性,我想守護女性摸索自我,我希望「好好笑女孩」這個詞彙正中間的「笑」,是形容詞也是動詞。我們一起笑看身為女生的為難,在這樣的動作中長出勇氣,更豁然地面對與生俱來的特質。

我是女生,我不是男生,很好。

女人不能當諧星?必須被呵護?脫口秀教母黃小胖:請不要以保護之名,行霸凌之實_img_2《喜劇媽媽桑幽默表達學:克服心理關卡,不恐懼不糾結,讓內向者誕生勇氣的魅力指南》

圖解媽媽百科

特別企劃

三大最受歡迎的嬰幼兒羊奶粉評比:卡洛塔妮、貝比卡兒、惠氏啟賦羊,配方、特色、口碑一次看
三大最受歡迎的嬰幼兒羊奶粉評比:卡洛塔妮、貝比卡兒、惠氏啟賦羊,配方、特色、口碑一次看

三大最受歡迎的嬰幼兒羊奶粉評比:卡洛塔妮、貝比卡兒、惠氏啟賦羊,配方、特色、口碑一次看

媽咪投票趣

長輩生病該由媳婦還女兒照顧?

※可複選1~3個答案

精選專題

more >
過敏別來亂!醫師&家長抗敏奇招
過敏別來亂!醫師&家長抗敏奇招

過敏別來亂!醫師&家長抗敏奇招

Pag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