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繪本導讀~席斯卡&史密斯《三隻小豬的真實故事!》

《三隻小豬》的大野狼其實是個紳士─欲罷不能的諷刺心/谷本誠剛

後現代的諷刺繪本

席斯卡撰文,史密斯繪圖的《三隻小豬的真實故事!》,是知名的後現代諷刺繪本代表作。這本書說雅各的經典故事《三隻小豬》其實是錯誤的,並且由裡面的壞蛋大野狼親自現身說法。但是仔細一看,大野狼說的話實在令人起疑。這本繪本準確描寫出現代媒體的姿態,在最後一頁更是來了個大逆轉。

↓日文版《三隻小豬的真實故事!》,生島佐智子翻譯,岩波書店,一九九一年 

經典繪本導讀~席斯卡&史密斯《三隻小豬的真實故事!》_img_1

席斯卡的撰文說明這是一部諷刺型作品。繪本是由圖畫與文字來建構故事世界。而領頭的當然是文字。席斯卡巧妙沿用了《三隻小豬》的既有架構,讓大野狼以A大野狼的身分親自說明「事實真相」。根據大野狼先生指出,他只是想去跟住在附近的三隻小豬借砂糖來做蛋糕而已。但是不管去找誰借,都被當成壞人。而且那時候剛好鼻子癢,想打個噴嚏,第一隻小豬的稻草屋就這樣被吹飛了,小豬也死掉了。「眼前就掉了一隻美味的豬腳」,大野狼當然不客氣地吃掉了。他還把自己的行為正當化,認為「這就像一個美味的起司漢堡掉在眼前一樣」。大野狼先生的自述,講得就像口耳相傳的老故事一樣自然。

接著,大野狼吃掉了第二隻小豬,不過第三隻小豬的家用噴嚏吹不動,而且第三隻小豬還用超難聽的話侮辱牠。生氣的大野狼先生爬上了磚牆,這時候警察跟新聞記者突然出現,才把整件事情捏造成各位聽到的故事。大野狼先生認為故事遭到扭曲,自己其實是被陷害的,但最後還是被關在牢裡,天真可愛地說:「可以分我一杯砂糖嗎?」故事就此結束。

文字加圖畫,開創新意境

史密斯到底做了什麼努力,來把席斯卡的文章變成繪本呢?圖畫可以把故事中的文字轉換為雙眼可見的表徵。首先用封面提出大綱。封面上有一份舊報紙,報紙記載大野狼自述打噴嚏吹走小豬的經過。大野狼先生戴眼鏡打領帶,有如美國的雅痞,富豪紳士。這個封面將老故事轉換為具體的現代風。

不止如此,這份老舊的「大野狼日報」的報導旁邊,有一隻尖銳的豬爪正要撕破報紙。從內文來看,這應該是逮捕大野狼的豬警察的爪子。也就是說,豬警察代表貶抑大野狼的社會體制面,正打算消滅這份宣導大野狼主張的報紙新聞。封面圖畫描繪出了大野狼的主張背後,有一股立場相反的對立勢力,諷刺現代媒體同時具有許多「真相」的現狀。


路易斯認為為文字加上圖畫,可以解放文字世界的限制,發現創造新世界的契機。史密斯的畫不只可以將故事具體化,還隱含多種涵義,產生獨特的功能。最大的功能,就是大野狼先生不斷主張自己是體制下的犧牲者,最後卻被逆轉了。最後一幕中,年事已高的大野狼在監獄裡天真地說:「可以分我一杯砂糖嗎?」(圖1)但是仔細想想,討砂糖的大野狼吃掉小豬的事實不容否認,大野狼也一直活到現在。最後一幕讓人猛然發現,前面所有的故事都只是大野狼先生詭譎的自我辯護罷了。

↓圖1 可以分我一杯砂糖嗎?(跨頁圖15最後一幕)

經典繪本導讀~席斯卡&史密斯《三隻小豬的真實故事!》_img_2

如果大野狼先生的主張只是偽善者的自我辯護,那麼這種雙面解釋法正是後現代繪本的專長。從不同觀點來看,繪本最後一幕可以完全推翻大野狼先生之前的主張,但是如果沒有圖,就無法理解文字的意義;沒有文字,就無法理解圖畫的內涵。這也正是繪本的基礎。最後一幕的「交錯」效果就是這麼強大。

與灰暗色調成對比的鮮豔拼貼

史密斯獨特的現代風格圖畫,呈現出這個充滿內涵的故事世界。讓我們來看看圖畫的具體內容。史密斯的畫作用了濃濃的棕色油彩,整體色調較暗。封面用棕色與土黃色畫出老舊的報紙,打造出模糊的色調。這種圖畫跟明亮拼貼型的迪士尼繪本大異其趣,跟以往許多傳統的《三隻小豬》繪本相比,確實有著另類的現代感。

在整個灰暗的色調之中,人物與建築有著獨特的扭曲,既驚悚又戲劇化。比方說大野狼打噴嚏的時候,鼻子畫得特別大,藉由不實的超級特寫,看起來更加驚悚。至於專注於某一點的畫面,偶爾會有其他人物的身體一部分超出邊框(例如被吹走的小豬身體一部分),也是一種特色。超級大特寫跟大膽的「裁切」(不留白,讓圖畫超出邊框)也很有現代感。

另一方面,全篇模糊的色調之中,有些細節反而會非常明顯。例如第二隻小豬的家被噴嚏吹走時,整幅圖有如籠罩在陰影之中,不過飛散的碎木和飛到畫面外的豬腳,則特別以鮮豔顏色來描繪。陰暗的圖畫這時就像背景一樣發揮襯托功能。史密斯的「拼貼」法,就是讓主題與背景色調產生強烈對比,發揮襯托效果。這也是相當現代的手法。據說為了發揮這種效果,史密斯會先用電腦擷取油畫的一部分進行處理,再把背景和主題搭配在一起。


刻意設計的歡樂繪本

現代的諷刺繪本中隨處可見「視覺諧音與視覺諷刺」。例如《三隻小豬》的原文開頭是「Everybody knows the story of the Three Little Pigs」,本書將第一個字母E換成稻草、木材與磚塊組合而成的圖型文字。這就是一種視覺上的把戲。圖畫中的報紙可以看到夾雜「小紅帽」的新聞,也是一種諷刺。封面摺口則是拿作家與畫家的關係來開玩笑。作者介紹的部分,席斯卡與史密斯的臉被畫成大野狼,史密斯野狼還說:「有時候我會聽到布魯克林(席斯卡的住處)傳來狼嚎呢。」

圖畫本身的細節中也包含了許多有趣的小把戲。後現代繪本的特徵就是細節藏有大量把戲。例如圖2就是玩了許多把戲的有趣圖案。首先用油彩畫出土黃色的背景,被吹垮的稻草屋則畫得像是草稿。四周有著飛揚的塵土,到處飛散的碎木有如拼貼般鮮明。這部分就相當寫實。最有趣的,是正中央圓滾滾的小豬屁股,讓屍體看起來就像一盤加蓋的好菜。豬屁股旁邊的樹枝碎片看起來就像刀叉湯匙。搞笑的場面更凸顯出大野狼的瘋狂食欲。

↓圖2 第二隻小豬動也不動,死掉了。(跨頁圖10右邊頁面)

經典繪本導讀~席斯卡&史密斯《三隻小豬的真實故事!》_img_3

對喜歡亂改歌詞搞笑的孩子們來說,諷刺真是怎麼也戒不掉的癮。即使長大成人,心中的諷刺童心依然不變。席斯卡與史密斯的《三隻小豬的真實故事!》,把原作裡的吹氣換成類似的打噴嚏,大野狼似是而非的主張本身便是一種諷刺,同時將自己行為合理化的愚蠢行為也是令人發笑的嘲諷。諷刺不只可以將知名的歌與故事變得更加有趣,還可以讓刻意打造的趣事具有生命。

席斯卡(Jon Scieszka)一九五四~

美國作家。曾就讀哥倫比亞大學。父親是小學校長,而身為大家族的一份子,他也非常喜歡小孩,本身擔任小學老師職務。一開始寫的是短篇小說,後來改寫童書。他本人都覺得奇怪,為什麼沒有早點開始寫童書。除了與史密斯合作的作品之外,還有一九九一年由強森作畫的《青蛙王子續集》(The Frog Prince, Continued)。不過主要還是跟史密斯合作,兩人可說是黃金拍檔。

史密斯(Lane Smith)一九五九~

代表性的美國近代繪本作家。史密斯畢業於美國加州帕薩迪納市的設計類美術學院,一九八七年與梅莉安合作《萬聖節的ABC》,之後便開始製作繪本。獨特的灰暗色調也經常出現在自己的作品中,例如《大寵物們》、《誰稀罕戴眼鏡》。喜歡笑聲的史密斯,還把「傑克與珍」系列改編成諷刺作品《快樂的霍奇一家》。漫畫風格搭配現代筆觸,描述結局出人意料的小故事,是國中生的熱門讀物。

經典繪本導讀~席斯卡&史密斯《三隻小豬的真實故事!》_img_4《如何幫孩子選繪本:28部世界經典繪本深入導讀》 

圖解媽媽百科

特別企劃

精選專題

more >
幼兒園選校秘訣,這些眉角別錯過
幼兒園選校秘訣,這些眉角別錯過

幼兒園選校秘訣,這些眉角別錯過

Pag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