酗咖啡~咖啡醃肉醬

據說雙魚座的女人「酗」咖啡。別的雙魚是不是這樣,我不知道,但我絕不否認對咖啡有不可自拔的迷戀。

曾經一天起碼得喝上五杯加奶不加糖的熱咖啡,才覺得生命有意義,這一天算是活了。後來逐漸察覺痛飲咖啡帶來的不良後果,好比說青春痘啦,皮膚變粗糙啦,種種令人無法視而不見的「門面」問題。可是叫我從此割捨咖啡的美味誘惑,實在做不到,於是給自己設定了「配額」,一天至多喝三杯,至於杯子的容量有多大,就別斤斤計較吧。

雖說自動自發設了限,可我一向相信,凡有規則就必有例外。只要是立在桌面或茶几上的一杯咖啡,不論是覆蓋著綿密奶泡的義式卡布奇諾、烘焙時摻了香料的美式加味咖啡(比如榛果咖啡),還是咖啡、牛奶各半的法式café au lait,我皆奉行紀律,一天不喝超過三杯。可是被挪去做其他用途的,可就不在此限了。

在飲食這件事上,咖啡除了拿來喝以外,還能派上什麼用場呢?

咖啡口味的糖果、冰淇淋、蛋糕、甜點或餅乾,統統都不算稀奇。用咖啡烹調,做鹹的菜餚,這才叫別出心裁。

我何德何能,咖啡入菜當然不是我的發明,而是偶然間在美國一本專談咖啡的刊物上讀到的食譜。我這人好吃,對食物的好奇心特別重,又嗜飲咖啡,當然不肯放過這麼有意思的事,立刻動手用家庭型號的義大利咖啡機,煮了香濃的濃縮咖啡,試做作法看來不難的咖啡醃肉醬和烤肉醬。

這兩樣醬料不但適合搭配烤牛、豬、羊等紅肉,用來醃雞腿、雞翅也不差,而且作法著實簡單,並不需要多麼了不起的技術,依我看,也擠不進什麼精緻美食之林,而有瀟灑豪放之風。然而話說回來,我從來也不是個美食家,更非烹飪老師,對我來說,在廚房裡洗手作羹湯,切切菜,休閒的意味大於家務責任,讓我在平日勞心工作之餘,享受用雙手親力親為的樂趣,況且,烹飪其實也是另一種形式的創作。

我常覺得,動手烹煮一道道拿手好菜,固然能給人成就感,實驗做新菜卻也別有趣味,因為在那道菜完成前,無法預知其滋味究竟如何,烹飪過程就多少有點像冒險,而這冒險就算徹底失敗了,最壞的後果不過是食物難以下嚥,如此而己,重起爐灶就是了。


我在烹煮或享用鹹味的咖啡菜色時,愛聽已故好萊塢女星瑪蓮.黛德麗(Marlene Dietrich)唱的歌。這位原籍德國的一代大明星能演會唱,她在銀幕上慣常煙視媚行,那雙迷濛深遂的眸子、修得細長挑高的柳葉眉,還有唇邊那一抹似有若無的冷笑,在在讓她成為美麗壞女人(femme fatale)的永恆典型。瑪蓮的歌聲一如其人之銀幕形象,磁性、沙啞、有一絲絲的慵懶,還有更多滿不在乎的瀟灑調調兒,每每令我聯想起一杯香濃有勁的espresso,入口略焦苦,後味卻芬芳又甘香,讓人不知不覺就喝上了癮。

請試試看在氤氳的咖啡香和瑪蓮.黛德麗懶洋洋的嗓音中,燃起一盆火,燒烤一片牛排或豬肉,我相信,你會明白我的意思的。

★後記:

我理論上已不再酗咖啡了,如今一天限量兩杯~不過去義大利旅行時例外,義大利的espresso實在太香醇,很難抵擋那誘惑。哦,還有另一個例外,就是夏天請客人來家吃BBQ時,咖啡醃肉醬和烤肉醬太別致,每次做都會博得好評,在虛榮心的催化下,就又多吃了幾口。

★音樂菜單

‧瑪蓮.黛德麗的精選輯《The Cosmopolitan Marlene Dietrich》,尤其推薦〈Lili Marlene〉、〈Mean to Me〉、〈Annie Doesn’t Live Here Anymore〉、〈Miss Otis Regrets〉、〈Come Rain or Come Shine〉、〈La Vie en Rose〉

咖啡醃肉醬

酗咖啡~咖啡醃肉醬_img_1

材料:

‧2 大匙紅酒醋
‧2瓣蒜頭,壓成泥
‧1大匙義大利香脂醋
‧1杯冷卻的義式濃縮咖啡或煮得較濃的黑咖啡
‧1大匙橄欖油
‧½小匙紅糖
‧鹽和胡椒

作法:

混合所有材料即可醃肉,可醃600-800公克的肉或四根雞腿,醃4-6小時。

※剩下的醃汁不要倒掉,加1-2大匙番茄醬和少許醬油,以中火煮滾後轉小火煮至濃稠,最後加一點切成丁的冰牛油,攪拌均勻,可當佐肉的醬汁。喜歡甜一點的,也可酌情再多加紅糖。

★延伸味蕾~咖啡烤肉醬

材料:

‧1杯義式濃縮咖啡
‧½杯辣醬油(worcestershire sauce)
‧1杯番茄醬

作法:

所有材料置煮鍋中,中火加熱至快沸騰時轉小火,煮約25至30分鐘,邊煮需不時攪動鍋中醬汁。此烤肉醬可當BBQ醬,肉不必先醃,一邊烤一邊不時刷上此醬。

酗咖啡~咖啡醃肉醬_img_2 《韓良憶的音樂廚房》

圖解媽媽百科

特別企劃

精選專題

more >
過敏別來亂!醫師&家長抗敏奇招
過敏別來亂!醫師&家長抗敏奇招

過敏別來亂!醫師&家長抗敏奇招

Pag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