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時父母用鍊子拴住他,長大後父罹癌發病危通知,他說:父慈子孝,父不慈為什麼子還要孝

朋友E的父親得了癌症,母親跟親戚數度發出病危通知,希望E能夠回去看看父親。母親跟親戚都說,因為爸爸在唸著想看看你。E不想,也甚至無法理解,為什麼要叫他回去;而E最不懂的就是,為什麼會想看他。E不是真的不懂,是他覺得遲來的深情比草賤。在他最需要關心照顧的時候,他的父母在哪裡呢?

兒時父母用鍊子拴住他,長大後父罹癌發病危通知,他說:父慈子孝,父不慈為什麼子還要孝_img_1

E曾經坐在我的摩托車後座,跟我說過這個情景。

當時他考上外縣市的高中,爸爸要載他去學校,那時候坐在汽車的後座,爸爸跟媽媽很開心的對話。

說著E的成績讓他們很驕傲,也說未來要幫E整修房子,找個好工作,讓E可以回家陪陪大家。

E說,他那時候只想著:『我一定要離開家鄉,就算在同一個縣市,我也不要回家。』

後來,E做到了。

他留在外縣市讀大學,後來讀研究所,去了國外交換,回來後,上台北工作,輾轉回到了家鄉,選擇在外面租房子,從來沒有回家超過一周。

對E來說,家裡是他最不願意碰觸的過去。

原生家庭對他來說,是苦痛的製造處,是傷痕的埋藏處,而現在,還正在進行著。

小時候的E,家境貧困,全家都是寄人籬下

對於父親來說,因為寄人籬下,所以很努力的在收留他們的親戚家工作。做著比別人多的工作,領比別人少的薪資,全家人戰戰兢兢的。

當時,E的年紀還小,真的很小,小到不知道怎麼辦。

於是,他的父母用鍊子拴住他,只留他可以去上廁所的長度。E後來養了狗,沒有拴住狗。

父母要E體諒,因為爸媽要去上班,怕他危險,才把他拴住。

而E沒說話,他是個安靜的孩子,應該說,他知道說什麼都沒有用。

當他在國中老師對他有超越師生的情感,父母不知道;在高中時,離鄉背井被霸凌,父母不知道;

上了大學,生活費僅能讓他吃半飽,多數時間我們是去吃自助餐,點白飯澆肉湯當一餐,父母不知道;

他的父母,從來不想知道他發生什麼事情,就算知道了,也不了了之。

而今,他們說愛他,很愛E,很想念E,為什麼E逃的遠遠的不回來。

而大學才認識E的我,卻覺得,答案顯而易見。

在E需要陪伴時,他被鐵鍊拴在家裡;在E可能遭受性的不正當對待時,父母說他想太多,對方只是疼小孩,沒有惡意;

在E課業表現良好,也希望可以讀好的私校時,父母說抱歉,錢被姐姐用完了,之後就是一連串要他體諒;

在E考上前三志願學校,卻窮的沒有飯吃時,父母要他體諒,賺錢不易。

當父母覺得經濟稍微寬裕了以後,E也長大了,該有的創傷也都有了。

父母對他來說,比我們這些朋友還陌生,卻索求的比我們還要多。

E覺得父親生病是事實,但不應該用這件事情作為綁架自己回去盡孝道的正當理由。

因為過去種種,E已經不願意跟父母相處互動,健康時如此,生病時也不打算讓步。

E早就準備好了與世界對抗的勇氣,父母的課題,他們與子女相處的課題,應該要自己解決,不是要孩子諒解。

兒時父母用鍊子拴住他,長大後父罹癌發病危通知,他說:父慈子孝,父不慈為什麼子還要孝_img_2

父慈子孝,父不慈為什麼子還要孝?

E認為,父慈子孝,父不慈為什麼子還要孝。而他也認為,父親生病的心態,把重點寄託在其他親戚的關心、孩子的探望,是不正確的。

在身體不舒服時,應該檢視自己,以自己為重心,才有機會能好起來。而不是孩子欠他的,生病不回來探望就是該死。

話雖然說的絕情,但我認為,這是一個受傷的孩子,回過頭面對原生家庭時,最軟的控訴了。

天下無不是的父母,是父母跟其他不相關的人最常用來形容家庭關係的一句話。

彷彿生為父母,怎樣做都不會錯,只要他們想要浪子回頭,過去被傷害的子女都應該要接受。

說真的,雖然說基因出自父母,但不代表製造者擁有完整的所有權。

麥當勞很好吃,不代表所有權是牧場主跟農場主。

而那些擅於用孝順或是親情綑綁的行為,背後也是一個個受傷後又被破壞傷口的孩子。

我自己因為比較怪力亂神,對於父親跟其他人,我並不會有太激進的行為。

因為我不希望那些人變成我的冤親債主,到後面我還要因為現在他沒辦法安詳的走下輩子還要跟他見面。

所以,我已經做好在我父親死前和解的準備。

那場戲是自我實現,為下輩子做準備,而不是要獻給誰的,更不會是獻給那場戲的任何主角。

互不打擾,放過彼此

或許很多人會說,上一代的父母,只知道賺錢、養大小孩、養整個家,他們連自己受過傷可能都不知道,為什麼要那麼嚴苛的對待他們?

而這個說法我覺得不對。

一個不知道自己有沒有受過傷的人,對上一個已經自我覺察的人,

後者正在進入療傷的過程,也因為了解自己的傷,更避免把傷帶給他人。

他正在自癒,也同時脆弱著。

而前者用他們受傷的累積,以及未曾覺醒的思維,仍在不停的反射著惡、傷害著他人;

為什麼我們一定要病人曝曬在有病的環境呢?

對於上一輩,很多有原生家庭議題的人,最好的選擇就是保持距離。

而這樣的人,不應該被譴責,也不應該被綁架。

可能有人也會說,我現在知道過去對孩子的傷害,但孩子已經不理我了,我該怎麼辦?

其實該怎麼做,大家知道,只是不想面對。

因為最好的做法就是,互不打擾,放過彼此,在互相都療癒到一個地步時,會找到讓彼此都舒適的方式,

屆時要和解、要互相原諒,都在說。

用了20幾年累積起的傷害,沒道理要孩子幾年就弭平。

別忘了,孩子在最脆弱、無助、無力時,是他們的保護者冷落、給予他們不安全感,甚至轉嫁自己的情緒到孩子身上;

在傷害中成長的孩子,要把自己的心、安全感等長回來,需要好長的時間。

因為如此,所以如果把父母這層濾鏡拿掉,想成人與人的相處,那麼,我們就會知道:

「合則來,不合則去,道不同,就不要彼此傷害。」

如同E說的,沒有足夠的情感支撐他們想要的互動,一切都只是勉強跟假象而已。

#本文經「小花媽」授權轉載
原文出處:父母|得了癌症的父親,盼望著孩子回來,卻不知道,孩子正是他推走的

作者簡介

小花媽(張慧慈)

有社會學視野、思辨能力與邏輯思維的社會觀察家/作家/講師。
關注青年、個人生命經驗、女性議題、家庭,以及職場人際關係。

FB:https://www.facebook.com/winniechangineverywhere
部落格:https://littleflower0857.pixnet.net/blog

圖解媽媽百科

特別企劃

精選專題

more >
小技巧 大幸福 家庭經營力
小技巧 大幸福 家庭經營力

小技巧 大幸福 家庭經營力

Pag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