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不合格的父母說再見,不是不孝

「我覺得很對不起爸媽,在他們死掉的時候,我腦海中第一個浮現的想法是:『太好了,我不用背債了』,我真的很不好,有這樣想法的自己。」C在分享時,這樣跟我們說,伴隨著的是滿面的淚。

與不合格的父母說再見,不是不孝_img_1

第一憨,替人作保

C緩緩跟我們說起自己的故事,小時候C母親那邊的親戚因為做生意需要資金與擔保人,於是找了C的祖父。祖父無償的答應了,可能想著都是自己的親戚,所以就不計較。而劇情也像多數發展一樣,親戚生意失敗,跑路了。從此,C的祖父不只沒拿回血汗錢與祖產,連帶自己也因為作保,背上了一筆債務。

有句俗諺是這樣說的,第一憨,替人作保。

於是,在某天夜裡,C的媽媽跟所有小孩說:「我們搬去基隆吧。」

C沒有多說話,應該說,不敢說話。已經懂事的C知道,那些深夜的電話聲、沒來由的敲門聲,都是討債的,只是自己不說不戳破,這件事情就可以如同薛丁格的貓一樣,在某個靜止狀態。

爸爸並沒有一起搬到基隆,而是選擇去南部做工討生活。

但C也知道,爸爸染上了賭癮,所謂的離鄉背井,更多的是逃避賭債。

舉家搬遷到基隆的C,並未因此過上好生活。母親與她的家人在親戚跑路的陰影下,在信仰中沈淪。

她們篤信某宗教,宗教宣揚的末世理論,C跟姊姊從小也是深信不疑。

C跟我們說,小時候每天都很害怕,害怕不信這個宗教的阿公跟阿嬤,死後會下地獄。但後來C才知道,下地獄的不是阿公阿嬤,而是深信宗教的他們。

水災來襲,宗教領袖要信眾不用怕,磕頭就沒事了

媽媽並未負擔起教育、撫養子女的責任,她沈溺在宗教活動中無法自拔。曾經一次基隆做大水,那時里長來疏散大家去避難,那區的宗教領袖跟大家說不用怕,磕頭就沒事了。於是,一半的人去堆沙包,一半的人繼續磕頭,最後,15人在那場大水中喪生。

其中,就有C的外婆跟表姐。

宗教領袖說,這15個人早登極樂了,也拯救台灣,要是沒有他們的犧牲,台灣會更慘,會死更多人。於是,他們一邊崇拜著神,一邊敬佩著喪生的英雄。

而大水過後,他們也被驅逐到了另外一個地方。

C與家人持續虔誠的信仰著,後來又來一場大火,一樣帶走了幾人的生命。而這個宗教,也在流言蜚語中,移動到了桃園。

而C全家,也搬到了桃園。

C這時自嘲的說:「我們真的可以說是全台灣最慘的宗教了。」

但慘的不是宗教,是仍然篤信宗教的C全家。

與不合格的父母說再見,不是不孝_img_2

拋棄繼承債務覺得輕鬆,卻感到不孝

後來,C要上大學了,父親這時也回到桃園找他們,不是衣錦還鄉,也不是浪子回頭,而是癌症。父親走得很快,生前的債務,在拋棄繼承下也拋棄了。C突然覺得鬆了一口氣:

『太好了,不用承擔這筆債務了』,有這個想法的同時,C也同樣覺得自己不孝。

時間轉眼來到C要大學畢業,這時候家中的經濟困境開始掩蓋不住,長期沒有賺錢的家裡舉債度日,累積起來的債務已經是筆天價,這時,C的母親也罹患癌症,拖了一年,也走了。C看著媽媽從活蹦亂跳到一天天沒了力氣,直到沒辦法進食,神也拯救不了。這時,C同樣由衷的覺得

『太好了,雖然失去了父母,但同時也不用負擔那些債務。』

那一刻,C覺得自己輕鬆了,終於可以過上新的生活了。

而也是那時候,C遠離了宗教,並且拒絕一切的宗教信仰。C害怕成為母親那樣子,卻也迷失在沒有信仰當中。長期的信仰,讓C沒了價值,也沒有對未來的想像。整天C就是上班、下班,一樣可以把工作做好,也一樣回家後覺得自己是個沒價值的人。

終於,C的內心還是崩潰了。

於是,C開始找尋身心靈的幫助,透過身心靈的課程,C總算找回對自己的價值探討與對未來的規劃。

「後來,我的心靈導師去選副總統了,那一刻我真的要崩潰了,我又被拋棄了,又要成為沒有價值的人了。幸好我有報名這堂課,不然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C這樣說。

老師聽了以後,跟C說:

「課程總有結束的時候,妳必須要建立自己的內心信仰,告訴自己是有價值的,自己就是自己最重要的夥伴,這樣一來,就算沒有課程,妳也能帶妳自己走向任何地方。」

這堂課裡聚集了很多受傷的人,大家都在聽別人的故事,也在找自己的價值。

心裡的鬆口氣,不是罪惡,而是放下

我很想跟C說,妳沒有不孝,父母不是不會犯錯,也不是永遠做對的事情,我們要承認我們的父母是會做錯事情的人,做錯事,就要承擔,而不是以孝順為名,推諉責任到下一代。

妳的父母犯錯了,可能他們不想面對,所以逃避到賭博、沈淪於宗教;而在他們走後,一切都兩清了,無論妳怎麼過妳的生活,都沒有錯。妳心裡的鬆口氣,不是罪惡,而是放下,把關係放下,把道德枷鎖放下,才能走自己人生的道路。

曾經我也覺得,自己沒有價值,如果媽媽過世後,我是不是失去活在世上的價值。透過心理諮商,透過閱讀,透過課程,我開始清理跟母親的關係,把這項課題好好的做下去,現在,我覺得我跟我媽更像朋友,我跟妹妹們都讓媽媽知道,很多時候,她的辛苦跟不幸,是奠基於她的意氣用事下的選擇。過去,我們一起承受著;而今,我們會成為夥伴,卻不是理所當然應該要承擔的子女。

我們依然心懷感謝,但卻不是理所應當。

只有這樣子,我們才能彼此面對自己,看見自己真正的課題。

我很慶幸,我的家人還在,我們還能夠一起面對,一起學習、成長;而我更希望C從現在開始長出自己的價值,只有自己肯定自己是有價值的,大腦跟身體才會連動,讓人承認自己是有價值的。

我感謝曾經的一切,但請原諒我,對不起,我要放下了。

下次見面,我要跟C說,並且,跟她握握手。

#本文經「小花媽」授權轉載
原文出處:與不合格的父母說再見,不是不孝

作者簡介

小花媽(張慧慈)

有社會學視野、思辨能力與邏輯思維的社會觀察家/作家/講師。
關注青年、個人生命經驗、女性議題、家庭,以及職場人際關係。

FB:https://www.facebook.com/winniechangineverywhere
部落格:https://littleflower0857.pixnet.net/blog

圖解媽媽百科

特別企劃

媽咪投票趣

暑假你家小孩幾點睡?

※可複選1~3個答案

精選專題

more >
親子共玩好點子 玩樂童年起步走
親子共玩好點子 玩樂童年起步走

親子共玩好點子 玩樂童年起步走

Pag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