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咪不用太完美:一隻腳跨足兩個世界  

在那些日子裡,我對自己更寛容了些──基於自己多元的興趣,認為裂成無數碎片的生活適合我。我想自己可能永遠都不會委身於一處,因為未曾找到一個獨一無二、感覺像家的地方。 ──Lindsey Mead

媽咪不用太完美:一隻腳跨足兩個世界  _img_1
圖片來源/Pixabay

我 二十六歲、離開哈佛商學院一年後,參加了一個由學校「校友網絡」舉辦的社交活動,一小群人聚集在某人的家裡,我和一位同學是十年來那裡最年輕的兩位女性。 當活動進行到某一時刻,女士們開始談起她們在職場和家庭生活之間找尋平衡的掙扎。我結了婚,但還没有小孩,她們所描述的挑戰,對我而言,就像是遠在地平線 那端模糊難辨。

儘 管與我没有直接關聯,討論的氣氛卻困擾著我。在場的女士們道出了種種苦悶煩憂,她們對每天必須以一樣東西來交換另一樣東西,充滿了各種怨懟,其中一位做了 一個我永難忘懷的評論,大意是:每個人都認為妳做了某個重大、具象徵意義的選擇──曾經引人注目、決定性地──在妳的孩子和工作之間,而那卻是每一天面對 密密麻麻許多大小事的一種選擇。

基 於某種原因,我發言打斷了對話。我短暫地清了清喉嚨,詢問大家,「嗯,我不想在這裡跨領域談些什麼,我没有孩子,顯然我不知道,但……」我猶豫了一下, 「這難道不是某種妳可以擁有的一個偉大的課題?從長遠的觀點來看,這難道不是一種殊榮,在妳所愛的一項工作和妳愛的孩子之間做選擇?」在不知道它有多辛 苦,且没有實際了解她們的困境之下,我直率地大放厥詞,表示不苟同她們的論點。

當然,我們兩方都沒錯,如今我知道,歷經七年半之久,我在兩個孩子和自己的職涯中試著找到良好的平衡,我不知道那時自己在說什麼,也或許不應該說那些話,但直到今天我仍然相信,擁有兩者──妳所熱愛的工作及家庭──是世界上最偉大的課題之一。

我 仍未擁有自己熱愛的那個工作,雖然已經試了許多年去找尋它。在工作中,我對各種選項不抱成見,一直不願放棄自己專業的領域,雖然做過的工作從未覺得特別具 挑戰或有不錯的成果。我也不願放棄可以在週間、在白天彈性地花時間和孩子們相處的時光,所以,我在這些年試著成為一名在家陪伴孩子的媽咪,並擁有一份工作 ──我承認極為幸運才能有這樣的選擇,這是進退兩難中的特別恩典。

管 理招募的兼職工作之後,我開始去獵人頭公司面試。這個過程觸發了一場自我懷疑的大對決──我重新了解到,自己從商學院畢業後至今十年所成就的,是多麼地微 不足道,我選擇用一隻腳跨足兩個世界的一條路(「工作」和「家庭」,兩者都加上了引號,因為我認為這些定義都被過度簡化了),結果是,我擁有一個什麼都不 是的家。

一隻腳跨足兩個世界是什麼意思?我想,它可以很美好或很痛苦的,這取決於人和情況。我一直都跨足於媽咪戰爭鴻溝的兩端,總是做兼職的工作,總是在一星期的部分時間,將自己放在辦公室大樓裡,另一部分則在沙坑之中。我堅持在專業上維持「一隻腳在門裡」(註:foot in the door,成功的第一步),因為我很確定有朝一日,自己會想「急起直追」。這些用語在商學院時是多麼地熟悉,但如今在我的舌尖上,卻顯得陌生,就像我曾經用過的語言卻忘了,困擾我的事情是:不願意放棄任何一邊,最後我會不會兩邊都做不好?

我 決定在女兒出生時,相對地減少專業上的抱負和參與,以便可以更有彈性地待在家裡,結果我仍因錯過女兒和兒子的嬰兒期而感到痛心,質疑自己在孩子們的嬰兒階 段,若選擇全時間待在家,是否會讓我覺得好過些──覺得自己已經花更多時間待在那些充斥媽咪日子裡提高音調、苦樂參半的時刻?很容易就會怪罪自己有些時間 是放在工作上;但更真誠來說,我一點都不認為那是原因,我想它是由於自己的偏執、忙亂和没有安頓、休息,每次都想傾盡全力投入一件事的習慣;而總認為自己 像是在浪費歲月,這點也讓我感到沮喪。回想起來,只把部分時間花在工作上,對我而言,意義並不大,為了保持被自己視為最重要的彈性,我選擇的角色經常是邊 緣人物,而不是一間公司運作的核心;我一直是貢獻自我的那類型,而不是團隊的一員。這既侵蝕了我想做出真正的貢獻,也使我很難認同自己是一個有向心力的團 體中的一部分。為了現在覺得很不切實際及不重要的某件事,而錯失和貝比的幾個小時,意義何在?當然,更難堪的事實是,我並不真的想每一秒、每一刻都待在那 兒。

人 們一次又一次地恭維我,如何能擁有一個富彈性、兼職的工作。我安排得多麼好──當人們那麼說時,我總是微笑以對,點頭表達自己對目前情況感到滿意,但我並 没有解決任何事,那些評論總是讓我心裡的矛盾和遺憾像打雷般猛烈襲來,它們提醒我伴隨著交換和選擇而來的所有的焦慮和不安。

我 的朋友艾丹寫了一篇文章,談及她對於浪費自己所受的教育內心的苦惱。我很能感同身受,我擔心自己使父母失望,他們投下龐大的金錢和情感在我的教育上,我擔 心自己讓那些對我特別關注、使我相信自己不笨、幫助開啓我的心智的老師們跌破眼鏡。我不認為是因為我特別的選擇才讓那些人失望,而是因為我是誰:因為我没 有更具好奇心、更有野心、更為明智。我想,深怕讓這些人失望,是這些年我鞭策自己持續工作的一個很大的原因。然而,他們對我不斷投注努力、在專業領域裡卻 如此微乎其微的成就,真能引以為傲嗎?

有一些日子,我覺得自己就是那句俚語的縮影,「只有寛度没有深度」──我飛快掠過許多世界的表面,卻没勇氣選擇一項,並讓自己埋首其中。其他的日子,我想,自己只是比雷射更加變幻多姿;在那些日子裡,我對自己更寛容了些──基於自己多元的興趣,認為裂成無數碎片的生活適合我。我想自己可能永遠都不會委身於一處,因為未曾找到一個獨一無二、感覺像家的地方。

註:原文初刊於二○一○年九月二十二日普林斯頓線上校友週報。

媽咪不用太完美:一隻腳跨足兩個世界  _img_2《媽咪不用太完美:47位時代新女性找出家庭事業平衡力》

圖解媽媽百科

特別企劃

台灣生態藏寶圖「有怪獸」app親子界正夯!步道邊玩邊學趣味多
台灣生態藏寶圖「有怪獸」app親子界正夯!步道邊玩邊學趣味多

台灣生態藏寶圖「有怪獸」app親子界正夯!步道邊玩邊學趣味多

【選一家不一樣的幼兒園】讓孩子參加最特別的成長體驗,從吉的堡出發,做世界的主人
【選一家不一樣的幼兒園】讓孩子參加最特別的成長體驗,從吉的堡出發,做世界的主人

【選一家不一樣的幼兒園】讓孩子參加最特別的成長體驗,從吉的堡出發,做世界的主人

媽咪投票趣

當年的裱框婚紗照,現在去哪兒了?

精選專題

more >
過敏別來亂!醫師&家長抗敏奇招
過敏別來亂!醫師&家長抗敏奇招

過敏別來亂!醫師&家長抗敏奇招

Pag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