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房子=幸福?(2)

今井昭子人在玄關旁的和室裡。她跪著趴在榻榻米上,膝蓋被壓得都疼痛了,整個頭貼近紙門的縫隙窺探。聽到機車引擎聲消失後,感覺似乎有人走過來。聽腳步聲就知道對方在房子四周徘徊。又有人來看這房子了。

買房子=幸福?(2)_img_1
圖片來源/Pixabay

雖然沒有看到報紙上的法拍公告,但昭子很清楚自己的房子被招標了。

三個月前,法院突然派兩個人來,說要看這房子。昭子拒絕了。可是那兩人一副行使當然權益的態度,硬是闖進來拍照。昭子沒辦法,只好隨他們高興。對方問了很多問題,昭子隨便地敷衍回答。至於什麼內容,她早就忘了。

之後不久法院便寄來通知。昭子只瞄了一眼,信封連拆也沒拆便付之一炬。

大概這附近的鄰居都知道了吧?總覺得大家都在關注這棟房子。甚至好像能聽到他們在暗地裡說的壞話。

「哎喲!你們看看呀,今井太太的家。只有那個大門做得特別氣派,簡直就像是矮冬瓜的男人開美國進口車一樣。十足地虛張聲勢,愛耍排場。那種人呀,多半泡沫經濟一過就撐不下去了!」

眼前浮現一群沒見過的家庭主婦,彷彿找不到其他事情可做,津津有味地說長道短。直叫人恨不得將硫酸潑在那群看似善良的婦女臉上。昭子不由得抱緊雙臂好鎮壓住因為氣憤和不安而顫抖的肩膀。

不,現實生活還不至於淪落到那種地步。──我一定要振作!

肚子發出一記聲響,好餓呀。冰箱裡面空空如也。因為害怕鄰居的眼光,她根本不敢出門買菜。

昨天米吃完了,昭子卻害怕打電話給米店。那位消息靈通的米店老闆不可能不知道這房子即將被拍賣的事。更何況已經積欠米店太多帳了,印象中,這一年來都沒有銷過帳。偶爾米店老闆來收錢,昭子都假裝不在家。

腦海中浮現米店老闆的臉。油光滿面的禿頭,身為大男人卻愛談論八卦、看起來色咪咪的厚嘴唇。「我是不太清楚啦,不過你們家應該出了什麼事吧!」嘴裡念念有詞地從後門離去的背影。真是討厭死了!

可是再不出去買些東西,自己就快餓死了。昭子打算等天黑了,再去遠一點的超市看看。

話又說回來,這棟將近一億元買的房子,拍賣底價居然只有一千三百萬,讓昭子實在難以理解。這個社會到底出了什麼問題?不知不覺間,自己好像搬到了陌生的國家居住一樣。

到底這房子的貸款還剩多少呢?昭子一點頭緒也沒有。銀行一而再、再而三寄來的文件上寫著「延滯利息」等令人生氣的字眼,還有上面位數特多的金額,讓人看了就想吐。所以一拿到那種信封,自然習慣地看也不看便立刻燒掉。

昭子回到廚房燒開水,喝下一杯加了很多砂糖、甜得膩人的即溶咖啡。也許血糖值會增加,但多少能解決飢餓的問題。

昭子的老公在證券公司上班。雖然是只有五家分公司的小型地方證券,原則上還是屬於大企業的旗下,年輕有為的今井先生三十出頭便當上課長,領的是比例薪,所以泡沫經濟時期自然很風光。擁有許多出手大方的客戶,週末假日多半是去打爾夫球或旅行。

買這棟房子是在年號剛改成平成沒多久。因為今井先生熟識的不動產業者介紹才買的。

「趁著不動產還沒有大漲之前,先買間房子應該不會損失吧!哎呀,別擔心啦,下次就能買真的豪宅讓妳住了。」

還記得當初老公曾經這麼說,不假思索地貸了款。頭期款則是賣了之前住的公寓支付的。

在昭子強烈的要求下,拆掉原有寒酸的鋁鑄大門,換上銅板鑲嵌的冠木門。光是這個門就另外花了好幾百萬,然而整個房子的氣勢也煥然一新,連老公和兒子也感到十分得意。

買下房子那年年底,全家人頭一次出國旅行。地點雖然很普通,只是去夏威夷,但玩得很愉快。從飯店房間眺望出去,鑽石角美得令人屏息,至今仍烙印在昭子的腦海裡。難道當時已經達到人生幸福的頂點?那個時候哪裡想像的到會有今天的處境呢。

只是當時老公已經有了外遇。他之所以帶著妻兒出國旅行,不過只是為減輕罪惡感罷了。

如今回想,當時身在夏威夷的老公其實一點也不幸福。

不知道還好,知道了就沒好事。好想閉上眼睛,掩住耳朵,不管這世界上的任何事!

門口發出一記聲響,將昭子拉回到現實世界。

她趕緊來到和室,跪著靠近紙門。就在視線左瞄右看之際,昭子差點嚇得高聲尖叫。

有一個人像壁虎般地貼近門上的格子窗。是個女人。皮膚微黑、眼睛很小,典型的醜女人,長相看起來很猥瑣。

女人的視線貪婪地在屋內遊走。──真是過分,居然肆無忌憚地偷看別人的房子!

昭子氣得咬牙切齒。突然間,女人銳利且邪惡的視線穿越了紙門的縫隙,嚇得昭子趕緊關上紙門和閉上眼睛。──消失!消失!快消失!

跪著趴在榻榻米上的昭子眼睛閉著,口中不斷念念有詞。

不知道過了多久,搞不好有一小段時間自己也失去了意識。直到聽見機車引擎聲漸去漸遠,昭子才睜開眼睛。悄悄拉開紙門一看,女人消失了。如果是作夢該有多好,偏偏剛才看到的卻是如假包換的現實情景呀。──那個女人究竟是哪裡來的神經病!

瞧她那副粗俗的德行,完全看不出有錢的樣子。尤其是經歷歲月滄桑的臉,感覺好像為了生活奔波疲憊不已。那種低級的女人居然想要買我的房子?我絕對不允許。

怒火又開始上揚,可恨的是自己沒有解決問題的門道。煩躁的昭子只能在屋子裡走來走去乾著急。

她沒辦法地坐在化妝檯前。想說只要化個妝,心情就能平靜。當初知道老公有外遇時,也是靠這個辦法平復情緒。

鏡子裡的自己夠美了。本來五官就長得漂亮,加上肌膚白皙亮透。甚至魚尾細紋,有時候看起來也覺得很迷人。拿起筆刷塗抹眼皮,立刻瞄繪出清晰的眼影。嘴唇擦上明亮的口紅。瞬間自己又恢復成當年的風情萬種。

挺起胸膛,雙手圈住小蠻腰,手指幾乎可以碰在一起。下次要打扮的更漂亮,到熱鬧的地方走走,說不定會有男人跑來搭訕呀!萬一真有那種事,我該怎麼辦?

──這麼說來,也好久沒有那個了。

自言自語說出如此大膽的話,鏡中的自己不禁羞紅了臉。

──妳應該不是那麼下流粗俗的女人呀。

昭子對著鏡中的自己抗議。

太陽已西沉,幽暗的暮色悄悄潛入屋內。除了自己的嘆息聲外,周遭一片靜寂。

為什麼自己會坐在鏡子前呢?對了,都是那個女人害的。她又想起了討厭的現實生活。

那個女人在覬覦我的家。就憑那個窮酸、低級的醜女人?一想到那個女人的小眼睛,渾身就起雞皮疙瘩。為什麼對那個女人的印象這麼惡劣呢?昭子多少有點心知肚明。

因為老公情婦的臉和那個女人似乎有些重疊。當然,老公的情婦長得好看一點啦,問題是她們兩人都有一雙小眼睛。

老公的情婦脖子長得特別長,走路的時候,總是頭先探出,樣子很滑稽。真不知道一個活像隻鶴的女人哪點好,竟然讓老公在她身上花那麼多錢。是啦,她是很年輕,但理由應該不止那樣吧!

專心照顧家裡,總是把自己打扮得光鮮亮麗,也很熱心教育子女,自認為敦親睦鄰也做得不錯。我到底是哪裡做錯了……?

這個問了自己千百遍的問題,昭子又拿出來反芻。

肚子已經餓得受不了了,情緒也跟著愈來愈焦躁。來到廚房的昭子發了瘋似地翻箱倒櫃找尋食物。可以吃的早就被她全吃光了。昨晚煮了最後半把麵線,加入味噌調味囫圇下肚。今天早上用熱水沖調已經受潮的茶泡飯調味包當作湯來喝。

在沒有預期的地方找到一包乾燥的麻婆豆腐調味包時,昭子高興得渾身顫抖。調理包已經過了食用期限。管他的,有什麼關係呢!打開包裝放進鍋子裡,加了水後開瓦斯點火。沸騰之後,加點太白粉勾芡。一股刺激食慾的香味冒出來了。剝掉土司上的青霉,放進烤箱,這是最後一片了。然後將烤好的土司撕碎丟進鍋裡的麻婆豆腐舀起來吃。

好好吃喔。臉上自然浮現笑容。就這樣站著,一口氣吃完那一鍋,前後只有兩分鐘的幸福時光。

可是當凝視著水槽中骯髒的鍋底時,沒用的淚水卻不聽使喚撲簌滴落。洗完鍋子後順便連臉也一起沖水。──為什麼我得落到這般田地呢?我又沒有做什麼壞事……

買房子=幸福?(2)_img_2《幸福法拍屋》

圖解媽媽百科

特別企劃

媽咪投票趣

暑假你家小孩幾點睡?

※可複選1~3個答案

精選專題

more >
媽咪質感必修課 用心愛自己
媽咪質感必修課 用心愛自己

媽咪質感必修課 用心愛自己

Pag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