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snew

家教老師:攤開成績單,父母的愛可能是「有價」的?(一)

我做過一個不很嚴謹的調查,在我接觸過的六、七十位學生當中,我問了至少一半,最討厭大人對你們做哪些事情?結果令我十分意外,縱然這些學生的性別、個性、在家中的排行、父母的社經背景、居住環境等等均不相同,他們的回答倒是有些一致:「比較吧,最討厭父母拿我跟別人一起比較了」,有的學生說得更仔細一點:「如果比較的對象是手足,又更討厭了。因為你必須跟你的手足住在同一個屋簷下,朝夕相處,怎麼躲也躲不掉。」

直到遇見紀小弟,我才真正明白這種處境的艱難。

家教老師:攤開成績單,父母的愛可能是「有價」的?(一)_img_1
圖片來源/pixabay

紀太太是我從事家教第五年認識的雇主。她生了一對姐弟,我先教導姐姐,姐姐資質不壞,順利地考取心儀的大學,待我準備功成身退之際,紀太太提出一個想法。

「我的兒子在補習班蹲了兩年,成績沒什麼進步,我也不知道他去那邊到底在幹什麼?如今他要考高中了,不如退掉補習班,由妳來接手。如何?」

紀太太和我商量時,姐姐也在旁邊聽著,她眉心輕攏,不以為然地撇了撇嘴,說道:「啊?老師之後要去教弟弟啊?不好吧,媽,妳是想把吳老師氣死嗎?」

我有些訝異,姐姐向來是個溫和的人,很少說話這般語帶酸氣。

即便如此,我還是接下了紀小弟的家教,我的想法很實際,姐姐升上大學之後,她原有的時段就空了出來,由紀小弟來填補,也省卻我再找一個學生的麻煩。

現在回想,那時的想法實在太單純了。

我應該多留心姐姐的話語。

給紀小弟上完第四堂課的當晚,人剛回到宿舍,還來不及上廁所,就接到紀太太的來電。

她聽起來很生氣:「老師,都第四次上課了,為什麼妳派給弟弟的作業還是那麼少?」

「少?」我在心底數了一下,不覺得有特別少。

「對,上一次我問他,功課寫完了嗎? 他說寫完了。我不相信,他說,老師只出五頁。我怕他騙我,所以這次上課,我請老師勾一下作業的範圍不是嗎? 剛剛我數過了,不到三十個選擇題。老師,一個禮拜兩小時的課程,三十道題目,這樣的練習不覺得太少嗎?」

「會嗎?」

「當然太少啊!」紀太太的聲音更響了,我把話筒挪遠了些:「而且,老師,我檢查過弟弟的筆記本了,已經上了整整四回課,他的筆記只有四頁⋯⋯換作是姐姐,她至少已經整理出十頁的筆記了。老師,妳的教法是不是跟之前有差異,妳對弟弟比較不用心?」

「等等,紀太太⋯⋯」我試圖給自己爭取一些發言的空間:「我承認,在教弟弟時,我的教法會刻意輕鬆一點,那是因為弟弟手上的單字量不多,一些基本的文法原則也還在建立中,我以教姐姐的速度去教弟弟,弟弟很可能會跟不上。」

「老師,妳現在是在跟我說——弟弟的程度比較差嘍?」


當場,我像是個啞巴一樣,囁嚅著雙唇,丟不出隻字片語。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呢?

「老師,妳怎麼不說話了?」紀太太喪失了耐心,頻頻催促。

現在,在我眼前,我看見了一條鋼絲線。

我站了上去。

「紀太太,我沒有這個意思。」

小心地前進。

「那妳到底是什麼意思?」

線震盪了起來。

「我的想法是,弟弟跟姐姐的個性不同,姐姐很積極,弟弟比較慢性子。但是,我不認為這代表弟弟的程度比較差⋯⋯頂多只能說是,我得先去找出弟弟學習的動機,因為姐姐本身對英文就很有興趣,弟弟則不然。我若一味逼迫,說不定只是在揠苗助長。」

冒險地踩了個大步,鋼絲的搖晃更劇烈了。

紀太太直接打斷我:「老師,妳不可以這樣想,妳這樣想就錯了,因材施教不是這樣的做法,這是不對的。妳教過姐姐,妳知道姐姐很自動自發,她不是那種會讓大人操心的小孩。弟弟則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他就跟牛一樣,很固執,總賴在原地,不思進步。妳要在前面用力拉,他才會老大不情願地往前走一、兩步。所以,老師,妳要在前面很用力地敦促他。」

「那,阿姨,妳覺得怎麼做,對弟弟最好?」

我靜止不動,打出安全牌。

「每一次上課都要考試!」紀太太以我們開始通話以來,最興奮的聲調回答我。

「每一次?」

「對,每一次。考上一次課程的內容。我會準備一本聯絡簿,請妳一邊上課,一邊註記這次上課的進度、教授的單字文法,這次小考成績和下次的考試範圍。每一次下課,請妳把那本聯絡簿交給我,我要檢查他的學習狀況,順便對照一下是不是有重點漏抄了。」

「聯絡簿?」我越來越覺得不舒服。

「對,沒錯,考試還有十個月,要在這十個月內把弟弟的成績拉上來,所以我們得合作,老師妳負責專心上課,妳不在的時候就換我顧著弟弟。聯絡簿寫得越詳細越好,我才知道我有哪些事項必須要檢查,只要我們貫徹這個模式,弟弟一定可以考上好學校的!」

紀太太口中的好學校,是姐姐的母校。台北市男女合校的第一志願。

「好,我知道了。」

「哦,對了,我希望他的功課,可以出得比姐姐多一些。姐姐的英文很優秀,不用緊張,弟弟的英文卻很爛,姐姐練習一張考卷,他可能得寫兩張,才能達到一樣的水準。」

「好吧,我會試試看這樣做。」

掛上電話後,整整二十分鐘,要不是強勁的尿意持續勒索我的膀胱,我根本起不了身。

看了一下手機螢幕,通話時數:四十三分。

經驗告訴我,紀太太之後還會再打電話來的。

父母是一種太孤單的職業了,一旦他們的情緒找到出口,他們便會繼續開發這條道路。

整個晚上,我不停地自問:「莫非陳小姐的那一套,錯了嗎?」

 

家教老師:攤開成績單,父母的愛可能是「有價」的?(一)_img_2《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被考試綁架的家庭故事 一位家教老師的見證》

 

Page Loading

特別企劃

這才是我要的生活新風貌! 全新世代【BMW 2系列Active Tourer豪華運動跑旅】 BMW 蘭陽鎔德新車展示中心賞車試乘分享
這才是我要的生活新風貌! 全新世代【BMW 2系列Active Tourer豪華運動跑旅】 BMW 蘭陽鎔德新車展示中心賞車試乘分享

這才是我要的生活新風貌! 全新世代【BMW 2系列Active Tourer豪華運動跑旅】 BMW 蘭陽鎔德新車展示中心賞車試乘分享

HMO奶粉是什麼? HMO母乳寡醣守護孩子腸道,重要性超乎想像!
HMO奶粉是什麼? HMO母乳寡醣守護孩子腸道,重要性超乎想像!

HMO奶粉是什麼? HMO母乳寡醣守護孩子腸道,重要性超乎想像!

媽咪投票趣

如果公婆要妳老公幫忙小叔買房子,妳會....

精選特輯

more >
「媽咪傲嬌宣言」我是媽媽 也是最驕傲自信的我自己
「媽咪傲嬌宣言」我是媽媽 也是最驕傲自信的我自己

「媽咪傲嬌宣言」我是媽媽 也是最驕傲自信的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