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訂閱

如何練習自律?不是用犧牲、克制與紀律,而是確認我想要

更好
更好 2021-03-29 13:57:41 版主 3095

前幾年我在分享自己的「每日子彈筆記計畫法」時,總會有朋友提到,這樣要求自己不是很累嗎?今年我開始分享自己各種「習慣養成的練習」,也有朋友問到,要能夠這樣自律,應該很難吧?

每日去達成自己想要完成的任務,把生活變成一個計畫,真的是讓人感覺痛苦的事情嗎?「自律」是違反人性而讓人不快樂,只有少數有意志力的人才能做到的事情嗎?

我們可能都誤解了自律的意思,也搞錯了練習自律的方法。而正是因為這樣的誤會,才讓自律變成一個看起來那麼難以達到的事情。

如何練習自律?不是用犧牲、克制與紀律,而是確認我想要



自律,並非不要做什麼,而是我到底決定要做什麼:

對「自律」最大的誤解,就是用「他律」的角度來解釋自律,把自律當成是一種「不要做什麼」的規範。

於是自律常常變成一種逃避的藉口。「因為我不夠自律,所以我沒辦法......(早起、去跑步、專注工作等等)」,把不能完成某件事的原因,歸給不夠自律,但內心真正的想法則是:因為自律真的很難,所以那不是我的錯,不是我能控制的。(但事實上根本不是這樣的問題,可參考前文:為什麼例行工作還是常犯錯?不是依靠認真、反省、細心就好 )

於是自律變成讓人討厭的事。「為什麼要用各種規則、計畫表來控制自己的生活?」但是當我們看到別人「那樣管理生活很棒」,於是想要「把別人的規則套用到自己身上」,然後用他人的規則要求自己不要做什麼,其實這已經不是自律,而是他律了。

於是自律變成只有少數人才能做到的事。「你知道要去掉壞習慣、克制自己欲望有多難嗎?」當然很難,但為什麼自律需要去掉壞習慣、克制欲望呢?從「去掉」和「克制」的角度去思考,其實這還是他律的角度。

好了,那麼如果自律不是他律,那「自律」到底可以怎麼解釋呢?

我對自律的解釋很簡單,把原本問自己「我到底應該做什麼」的想法,轉變那個「應該」的角度,而去思考兩個問題:

我想要怎麼樣?
而我決定怎麼做最好?


自律其實很簡單,要翻轉前後次序,不要一開始就想著犧牲、克制與紀律,而是轉個想法,第一步從這裡開始:「選擇去投注一件能實現自我價值的事情」。讓我一步一步解釋給大家聽。




自律不是犧牲,而是「選擇」:

如果想要開始練習自律,我們很容易陷入開始列出「所以,我不能這樣、不能那樣、不要做這、不要做那」,列出各種自我犧牲的清單,但這其實不是自律,或者說,不是自律的第一步。

要練習自律可以換個方法,善用「時間的特性」,時間有什麼特性呢?就是如果我這一個小時做了 A ,就沒有時間去做 B 。如果我這一個小時看了新聞,就沒時間處理工作。但換個角度,如果我這一個小時處理了工作,就沒時間看新聞。

不需要犧牲什麼,也不需要用不能做這做那的角度去思考,而是「優先由我做出選擇」即可,如果我在這個時間選擇做了工作,那自然就不會去看新聞,也不需要不讓自己去看新聞。

反而是如果自律只考慮犧牲,一直告訴自己「不要上網看新聞、不要上網看新聞」,但眼前明明有空,又不知道要做什麼事情,那是要如何不去看新聞呢?甚至還不如去看新聞,起碼不會把時間浪費。

所以,自律的練習,不是列出不能做的事,而是「先列出所有要做的事」,然後在每個時間做出要做什麼事的選擇,選擇了,這個時間就做好了交換。是一種選擇的練習,而非犧牲的練習。(你可以參考我的練習方法:練習記錄「優質的時間」,而非記錄工時:一年實作統計與心得 )

自律,就是練習每一次都做出有意識的選擇。


自律不是克制,而是「確認價值」:

接著你會說,雖然說是選擇,但難道每次都要選擇正經的、工作的事情,才是自律,如果選擇去玩一下,就不是自律嗎?當然不是。

所謂選擇,並非是要我們克制欲望的選擇,事實上,欲望是好事,表示我想要什麼東西,表示我願意去實現什麼,為什麼要完全制止他們呢?

但是,我們的欲望、想要很多,時間卻只有一個,所以這時候,自律要做的事情並非去克制欲望,而是去確認在那麼多欲望中,在當下這個時間,哪個欲望最能實現自我價值。

就像我在「如何沒有罪惡感且現實的完成「想玩的事情」? 」這篇文章中所說的,我很愛玩遊戲,玩遊戲這個欲望本身沒有好壞,但關鍵在於我是怎麼去玩的?我是因為不知道自己要幹嘛,或是想要逃避什麼,所以無目的的去玩?還是我確認好價值,然後認真專注地去玩一款我真正想玩的遊戲呢?

並不需要完全克制欲望,但也不是讓欲望來主導我,而是由我作出確認價值的選擇。

自律,就是練習去確認每一個欲望的價值,然後選擇自己的價值。




自律不是紀律,而是為自己立法,建立「實現自我價值的手段」:

康德有句很有名的話,在談到自律時常常被引用,原文是:「Freiheit als Autonomie (Freedom as Autonomy)(自由即自律)。」 Autonomy 是自治的意思,康德所說的是:真正的自由,並非想到什麼就做什麼的自由,也不是屈從於單純欲望的自由,而是要「為自己立法」。

為什麼要為自己立法呢?因為如果我有一個非常想要實現的自我價值,我就要建立規則去實現它。

自律是「選擇」,自律是「確認價值」,而當我選擇了自己確認過的價值後,接著需要有「實現價值的手段」。

價值不會因為我想想就實現,就算我選了他,他也不會理我,所以我需要計畫,我需要分析步驟,我需要建立一份自己的規則,讓我逐步地實現這個價值。

在之前這篇文章裡:「計畫愈縝密,生活愈隨興 」,我提到如果我非常想要去實現那個目標,我就要做好計劃,才能應付各種變化,並且有效地步推進他。如果你閱讀我最近「養成走路習慣」、「養成閱讀習慣」、「養成跑步習慣」等文章,也會看到我有很多計畫,給自己很多規則,建立很多步驟。

但這並非是一個外加的紀律,而是我為自己立法,因為我非常想要去實現這些價值,所以我給予自己實現這些價值的手段。

自律,就是為自己找出實現價值的手段,並且去執行它。




小結:

自律就是最大的自由,因為你會去完成真正想做的事。但這樣的自由卻也是最難的,因為我們不一定確定自己真正要什麼,我們也不一定有決心挑戰困難但真正想要的東西。

所以讓我翻轉一下自律的練習,在犧牲、克制、紀律上轉圈圈,是很難養成自律的,或許我們可以試試看:

自律,就是練習每一次都做出有意識的選擇。
自律,就是練習去確認每一個欲望的價值,然後選擇自己的價值。
自律,就是為自己找出實現價值的手段,並且去執行它。

匿名
111 2021-03-29 15:07:39 #1F
 

sticker_october_04.png

雙猴馬麻
雙猴馬麻 2021-03-29 15:32:49 #2F
 

謝謝分享

馨兒愛說話
馨兒愛說話 2021-03-30 23:29:37 #3F
 

確認價值真的很重要 但在幫助小孩找到價值的過程真的很挑戰耐心呢!

adsnew
adsnew_p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