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ch's mama
Zech's mama 2011-02-07 13:13:46 版主 262

二○○九年耶誕節,張素萍、梁倩宜等人帶著婚紗、頭花、化妝品以及拍攝器材,輕叩阿興和阿米夫婦的家門。

「這是我的婚紗嗎?好美啊!我想要這樣的婚紗很久很久了……」阿米不斷撫摸著志工特地為她挑選的純白婚紗,彷若身在夢中,瘦削臉龐喜不自勝。

志工梁倩宜是業餘的結婚照攝影師,當天不但帶齊攝影器材和布景,更準備了整套的化妝品,親自為阿興夫婦化妝;讓他們很意外,不敢想像自己能獲得如此專業認真的對待。

阿米身穿白紗,臉上畫著濃淡適宜的新娘妝、頭戴喜氣洋洋的花環,她感覺自己終於像個新娘子了。

拍照前,眾人起鬨要阿興先說愛的誓言。原本對一切都淡然處之的阿興拗不過請求,終於捧著鮮花,抱著阿米說:「我愛你!」

「我終於聽到了!」握著張素萍的手,阿米眼眶含淚說:「認識阿興十二年,我終於等到這一天……」

奴隸的夢

「從小,我的人生總是圍繞在痛苦與罪惡之間,太多的波折,不知從何說起;就像枯萎的花朵,還未綻放就已凋謝……」

二○○九年六月,當張素萍拎著食物來探望阿米時,瘦骨嶙峋的阿米一時感觸,拉著張素萍的手說起自己的故事,一句句聽在張素萍耳裏,心痛無比。

「十四歲時,我在印尼老家被叔叔性侵,那是我最痛苦的一天;家人都不支持我,他們甚至為了面子,不准我說出這件醜事。」阿米今年三十歲,那是她第一次在外人面前提起往事,儘管不堪回首,但她的神情語氣已能坦然。

當年的阿米,承受不了痛苦與壓力,選擇離開印尼家鄉,千里迢迢來到馬來西亞。還未成年的她,才剛來就遇上騙子,被推進火坑;在苦不堪言的日子裏,她遇見了阿興。

不知為什麼,阿米看見阿興,猶如見到親人般,哭訴自己的不幸遭遇,並懇求阿興救她。

沒想到,阿興真的為她贖身,並且無條件讓她回印尼。但阿米返鄉後,依然無法面對痛苦往事,再度來到馬來西亞找阿興,希望以身相許。

「我原本是個齷齪的奴隸,被他救出來後,我以為我們會組成幸福家庭;可是,這一切原來只是夢……」

新婚考驗

二○○二年,阿興帶著阿米回到印尼老家,在阿米父親面前舉行非常簡單的婚禮;沒有婚紗、沒有儀式、沒有親友、沒有定情信物,只有一紙結婚證書。

回到大馬,兩人也只是到婚姻註冊所登記。儘管如此,阿米卻以感恩心迎接幸福的新生活;直到兩年後,阿米和阿興被驗出罹患愛滋病。

「我曾埋怨,為什麼我的痛苦不曾間斷,今天的還未結束,明天又來?我不想再活,活著很痛苦,但死亡又令人害怕……」

阿米自幼家貧,父母幾乎天天吵架,她曾被爸爸裝在麻袋裏鞭打,經常赤腳走了幾小時路去找祖母。人生經歷種種波折後,好不容易找到歸宿,卻又難敵命運捉弄……阿米崩潰了,天天哭泣、數度輕生,不能接受殘酷的現實。

但再不甘心,還是得面對。得知罹病半年多後,阿米和阿興決定和愛滋作戰。從此,兩人輪流進出醫院。

醫院成了第二個家,藥物成了家中最多的「食物」。醫師宣布,他們只剩三年性命。

患難夫妻

病痛的考驗,讓阿米體會到真愛;當她的身體漸漸衰弱、行動日益緩慢,甚至大小解失禁,都是阿興一直陪伴、照顧她。

「我的老公是我的爸爸、媽媽、哥哥、姊姊……什麼身分他都做得到。我本來不相信世上有這麼好的人,現在我相信,因為我遇到了。」阿米說,在她跌進火坑時,是阿興給了她自由;在無依無靠時,是阿興給她一個家。她心中充滿感恩。

最讓阿米感動的是,華裔的阿興為了她,改變信仰成為穆斯林,還寄錢去印尼為家人重建屋子、承擔起她四個弟弟的教育費。點點滴滴,化成一分無以回報的恩情,阿米常癡癡地想:「他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這就是愛情嗎?」

今年四十六歲的阿興,幼時罹患小兒麻痹症,走路一跛跛,但他認為只要有錢,即使身體不便,仍可追求吃喝玩樂的生活。

小學未畢業,他就因家貧而出社會工作,由於個性肯拚肯衝,很年輕就擁有一間印刷廠,事業做得有聲有色。

愛享受的他遇到阿米,促成了一段擋也擋不住的姻緣;對阿興而言,命運真的無法掌控,原本想定下來好好過日子,愛滋病卻粉碎了一切。

發病最初,他捱過兩週昏迷抽搐的痛苦日子,苦勸阿米回家鄉,希望她日後病發時,身邊有親人可以照料。但情緒失控的阿米不願接受事實,他只好擔起照顧她的責任。

從這一刻起,他和阿米成了患難夫妻;阿米病發後,他在醫院足足照顧她兩年。

雖然阿興對阿米的照顧無微不至,但他卻未曾親口說聲愛,也沒想過要給阿米一個浪漫婚禮。這是阿米這輩子唯一的遺憾,她認為,這是她一生都無法實現的夢。

解脫心牢

身為愛滋病帶原者,阿米常自慚形穢,不敢接觸陌生人,也不敢到人多的地方。

二○○七年,志工初到家中拜訪,她態度冷淡,不想接受外界憐憫;直到感受到志工的真心對待,她才慢慢化解心防。

有一次,阿興頭暈、緊急住院,張素萍和志工輪流陪伴阿米,負責她的三餐。阿米常覺得孤單無助,志工握著她的手,鼓勵她多禱告,祈求阿拉保佑。

她坦言,當她向志工吐露自己的故事後,整個人像是從囚籠裏解脫出來;這幾年來一直覺得「羞恥」的心,也不再承載罪惡和痛苦。

「如果我沒有得到這種病,如果我是在得病前認識慈濟,該多好!」張素萍安慰阿米:「你能打開心門,將自己的故事說出來,啟發其他人,也是在做好事啊!」

阿米說:「我很高興可以公開我們的故事,去提醒和教育年輕人,謹慎性行為,不然會害人害己,痛苦一輩子。」

想起和阿興的愛,也許沒有明天,但樂觀的阿米,在慈濟人陪伴下,漸漸有了不一樣的夢想。她告訴素萍,想拍結婚照、穿婚紗,希望阿興向她求婚、說聲「我愛你」。

圓夢行動

「阿米雖然深受病痛折騰,連走路都有氣無力,可是當她說起阿興時,眼神卻閃著光芒。」這分異族之戀深深感動了張素萍,促使她想為阿米圓夢,讓她穿起亮麗白紗,拍攝結婚照。

當一切準備妥當了,阿米卻突然住院,拍攝被迫展期。等到阿米出院,又輪到阿興病懨懨的。夫妻倆反覆的病情並未讓志工起煩惱,反而更迫切要為他們圓夢。

鏡頭前,阿米笑得燦爛,「要幫我拍得美美哦!我要寄回去給媽媽看,讓媽媽知道我的丈夫很愛我,我在這裏過得很好、很幸福,我要媽媽放心。」

當初發生不幸時,家人沒有提供支持,如今爸爸往生了,善良的阿米處處為家人著想;為了怕媽媽擔心,她不曾將自己和阿興的病情告訴家人。

拍攝時,阿米不時緊握素萍的手,頻頻說著:「姊姊,您是我的姊姊,謝謝您為我們所做的一切。我愛您!」志工們也上前擁抱阿米和阿興,祝福他們的愛情天長地久。

阿米問志工:「您們真的不怕我們的病嗎?完全不介意嗎?」

張素萍用溫暖的雙手緊緊握住阿米。阿米哽咽了:「以前,我以為大多數人都是壞人,沒想到竟還有這麼多愛我的好人。」

「現在我才知道什麼叫做『幸福』,」阿米說:「雖然我已經是末期病人,但因為阿興、因為慈濟,我終於得到真正的快樂。我覺得自己是最幸福的新娘,也是最快樂的女人,因為我有愛情,也有親情。」

丈夫的愛

當志工將鑲好框的結婚照交給阿興,一旁的阿米忍不住興奮叫了起來:「好漂亮啊!拍照那天我很不舒服,怕拍出來臉青青白白的,可是,你們竟把我們拍得那麼好看!」

阿興望了阿米一眼,有點無可奈何地對張素萍說:「以前她都靜靜的,不大講話,現在吱喳得不得了;不用半天,整層樓的人都會看到這些結婚照……」

語氣雖然帶著調侃,但神情卻流露出包容和善解。在阿興心目中,妻子阿米就像個孩子,處處要讓她、護著她。

這次,為了圓滿阿米的夢,阿興知道,張素萍和志工花了很多時間及精神安排。原本,他隱隱擔憂阿米的心願實現後,將無遺憾的走完人生,因此不太願意拍照,但為了讓妻子開心,他還是依順了阿米。

對阿興而言,照顧阿米已從當初的責任,變成心甘情願的付出。他的病情時好時壞,無法找到固定工作,但仍堅持到處做工養家。

在馬來西亞,外籍配偶不易取得公民身分,阿米到醫院看病、治療都需負擔昂貴的醫藥費。為了醫治阿米,阿興陸續賣掉汽車、印刷廠,到最後他用盡儲蓄,連棲身的屋子也是租來的。

有一年,阿米病發造成腦積水,雙眼失明,記憶喪失;後來病情好轉,留下頭痛和健忘後遺症。眼看阿米健康逐漸走下坡,虛弱得連自理生活的能力都沒有,身邊的朋友建議阿興拋棄阿米,但他斷然拒絕。

同樣生病的他,得想辦法籌措兩人的醫藥費,還要照顧阿米、負擔家中大小事務。在極度辛苦的時候,朋友們逐漸離開;以往曾有機構承諾要幫助他們,也未曾有人伸出援手。

當志工接獲醫院轉介,前來關懷時,阿興不帶希望地說:「我們需要醫藥費!」沒想到,志工不僅送來醫藥費,也送上一分愛。

永不放棄

阿興原以為幫助只是暫時,但三年多來,生活補助不曾停止,志工更用心與他們互動;「當我妻子說,想去公園走走、拍拍照,志工真的安排我們去;當我突然病發,沒有一個朋友肯聽電話,我試著打給素萍,她很快就找志工載我去醫院。她答應會照顧阿米,也真的做到了……」

慈濟人說到做到的精神,讓阿興改變對人性淡薄的看法。「其實,我從沒想要依靠別人,只要我的病情能稍微好轉,我就要重新來過,努力爬起來過生活!」

但阿興心裏明白,愛滋病患要與病魔搏鬥是多麼辛苦的事。

發病時,突如其來的頭痛、抽搐、貧血,讓他的身心無法承受;他曾在醫院住了一年多,痛到無法忍受時,也會癡想:「有誰來傾聽我們的心聲?老天有什麼理由不結束我們的生命?難道是我們罪業深重?」

一旦病情好轉,他又馬上轉念:「為了阿米,我要奮鬥到生命最後一分鐘。」

對阿興來說,愛不是放在嘴邊,也不是付諸行動的熱情,而是相互依偎、不離不棄的相伴。

「我自己常常生病,還要照顧阿米,很辛苦。但這條路是自己走出來的,一定要走到盡頭,我不會放棄生命。」淡然的語氣中,深藏著對生命的不捨;對阿米的愛,更是盡在不言中。

二○一○年十一月阿米生日那天,志工特地製作一套兩人的人生相冊及影片送給他們。

重看著生活中的點點滴滴,尤其看到一年前志工為他們拍結婚照的畫面,阿米歡喜的笑聲不斷。她說,難忘那一幕幕,那已是生命中最最珍貴的記憶。

如今,兩人已邁入發病後第八個年頭,夫妻倆的健康漸有進展,他們也把握因緣參與慈濟活動,不論是中秋聯歡、歲末發放,都和大家攜手同歡。

笑容滿面的阿米似乎已忘記了病痛,也忘了曾對人生失去信心;現在的她只想與阿興相伴,在人間留下更長更美的足跡。

Zech's mama
Zech's mama 2011-02-07 13:15:39 #1F
 

將心比心,愛入心

回想當初走進阿興和阿米的家,張素萍深深不捨他們被病痛折騰的模樣。

三年多前,張素萍罹患癌症,也曾遭受病痛折騰,因此她對阿米特別憐惜;不論阿興和阿米的態度如何冷淡,她總是以親切笑容對待。

「我很能體會他們的心情,雖然生病未必會和死亡畫上等號,但病中低落的心情,是健康人所不能了解的。」

張素萍明白,阿興和阿米很需要朋友,她得用「心」,才能走進他們的心靈。因此,她以感同身受的關懷,一點一滴融解阿興夫婦的心,也從他們身上得到更多的啟發和鼓舞。

「每次看到阿興和阿米一天要吃那麼多藥,我就想到自己的病……」

張素萍自從接受放射治療後,每天都得服用一種藥物,服藥後難免感覺疲累,但對比於阿興夫婦,她覺得自己的病痛根本微不足道。

一念心轉,讓張素萍想為阿興夫婦多做一點事。她思前想後,明白自己不是醫師,無法拔除病痛,但她可以多愛他們一些。

每次付出一點點的愛,不知不覺,就啟發出無私的悲心——看見對方有需要,會趕快幫忙解決;聽到對方的心聲,會想為他們實現夢想。

有時天氣冷了,她透過手機傳簡訊,要阿興為阿米蓋被;有時阿米或阿興住院,她會做蔬菜沙拉、煮粥給他們吃……

「每次回家鄉,總會煮些好吃的食物給家人享用;阿興夫婦也等於是我的家人,煮東西給他們吃是應該的啊。」

這分愛,打開阿興和阿米的心門。尤其是阿興,每當需要找人傾訴時,他就透過手機簡訊和張素萍分享病中的點點滴滴。

「今天,我又進院了,醫師讓我吃新藥,我很願意嘗試。如果我吃了新藥沒事,可能會幫助到以後的病人;如果吃了新藥而死掉,倒也一了百了。」

「在醫院裏,看到隔壁床病人一口氣上不來,就走了。我覺得自己很幸運,可以活到今天。」……

張素萍看到阿興不畏病痛、堅強的生命力,無限感動,也從中找到自己的慈悲心路。

「我很感恩阿興和阿米,因為他們,我才學會把要把照顧戶當成自己家人,真心去愛。唯有這樣,才能將心比心,才能讓苦難人離苦得樂。」

圖解媽媽百科

特別企劃

精選專題

more >
幼兒園選校秘訣,這些眉角別錯過
幼兒園選校秘訣,這些眉角別錯過

幼兒園選校秘訣,這些眉角別錯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