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跟郭彥甫走太近,體育生沒什麼出息!」曾被老師貶低、被看不起...郭彥甫的人生體悟:面對那些傷害你的人,你該這樣做

「別跟郭彥甫走太近,體育生沒什麼出息!」曾被老師貶低、被看不起...郭彥甫的人生體悟:面對那些傷害你的人,你該這樣做

「別跟郭彥甫走太近,體育生沒什麼出息!」曾被老師貶低、被看不起...郭彥甫的人生體悟:面對那些傷害你的人,你該這樣做_img_1
圖片來源:郭彥甫Facebook

出現髮夾彎,徘徊在現實與理想之間

「我想好好感謝演藝生涯,它讓我提早看透自己。」

回溯當年毅然決然踏入綜藝圈,從一個不怎麼會講話的人,慢慢變得懂應對、也會哈啦,跟在綜藝大哥身邊搞笑,直到大家開始在現場左一句彥甫哥、右一句彥甫哥……看起來我好像很有明星天分,關起門來後又是另外一回事。真實世界是,人為了五斗米,什麼都做得到!當攝影機對著你時就像機關槍,它要你幹嘛你就得幹嘛!聽起來好像很不得已?但通常人在沒得選擇時,才能知道自己的能耐;相反的,若讓你猶豫、考慮再三,機會便容易被蹉跎掉。這就是現實與理想的差距。

我發現上帝很愛挑戰人的舒適圈。在外界覺得我慢慢擁有自己的演藝圈定位後,我竟開始對這個眾人艷羨的生活形態感到厭倦。當時的我對於錄影工作內容產生極大的抗拒,越來越無法說服自己,也越來越不喜歡不真實的樣子,即使有固定收入,但我知道這不是自己要的。成長有時真的令人很討厭,我可能真的是白癡吧。

在面臨演藝事業瓶頸的時候,不少人試著幫我想突破的方法。我開始跟製作單位商量,想轉往藝術方面發展,因為我們兄弟當時大部分的工作是一起的,他們很震驚,何況才剛奠定出一點聲量,這麼做真的很笨!所有人都認為我瘋了,因為我不是去開店,而是去做個藝術家,沒有人覺得我會順利,而且一定會一落千丈,光看周邊就沒有類似案例。

當時手上還有兩個節目,我便往上呈報跟電視臺高層討論,我說自己真的沒有心了,對觀眾很不公平、對我本身也不好、對節目更不好,經過來來回回的討論,決定兩個月後讓我漸漸離開主持的節目,記得最後一次錄影是在士林夜市,轉頭後我也不曉得會怎麼樣?明天要幹嘛?這次走了之後,再也沒有回去了,當中也有節目找我再試試,也都回絕了。想想放棄這些機會可惜嗎?端看從哪個角度思考,因為在一時的名氣與一輩子的熱情之間,也正是現實與理想的差距,35歲,這次,我選擇理想。

人生碰上這麼大的轉折,我感覺到上天在帶領自己找回初衷。人們小時候與長大後喜愛的事物可能不一樣,年輕時覺得玫瑰花最美,長大後經過各式各樣的環境,轉移了注意力與想法,讓你一度忘記玫瑰花的美。這時就要誠實面對自己,到底是一時被蒙蔽,轉變了想法,或是真的改變了。一定要去尋找問題的源頭,唯有真正的原因能引導你發現真正的答案。你要去找真正的答案。

藝術怎麼讓你活下去

這是最多最多人的疑問,時常看到有人會用很小心且客氣、很怕傷害到我的語氣詢問……那你的一切還好嗎?一開始真的不太好,我是摩羯座,這性格在這時候很適當地派上用場,我當然有所準備,有存款與不動產讓我能夠去計算,如果整整兩年沒有收入能夠活多久,我真的很幸運一開始就認識了很多線上的傑出藝術家,像是羅展鵬、李承道、尤瑋毅、王建揚等等,在一開始那幾年他們對我的指導很關鍵,也帶我認識很多藝術圈的朋友,開始有了很多機會可以展出作品而被看見,也有了自己的收藏群,陸續有了收入,四年來遇到很多貴人,讓我現在的生活趨於穩定,家人也很放心把我交給藝術,我會努力不讓我最愛的事背叛我。

我在外面總是一副很多事情都能夠迎刃而解的自信,不過在那一兩年中,心裡的掙扎像一個大悶鍋到達了沸點,隨時要爆開一樣,放棄高薪做這樣的決定,絕對需要勇氣與信心,老婆很支持我,但是心裡缺少一張黑桃A,於是我去上心靈課程,也去算命求神……可以大聲說出我要當藝術家的幸福感是前所未有的。

是明星也可以是藝術家

「看清楚、看仔細、別界定。」

逐漸往藝術發展後,開始聽到各式各樣的建議,有人對我說:「藝術家就好好創作,你應該趕緊退出演藝圈,什麼都不要管了。」也有人說:「你幹嘛放下正在起飛的演藝工作?一年可以賺那麼多錢!」當然更有第三種聲音是:「你真的能畫嗎?」當一般人面臨重大轉變時,若反覆聽到上述幾種聲音一定非常焦慮或憤怒,我也曾受到影響,但我試著思考為何會被影響,而在當中找到答案,然後更確定地專注在這條路上,因為沒有人是你,沒有人真正能體會你內心真實的感受。

我曾修習過藝術史課程,有一次老師問大家:「什麼是藝術家?」一起上課的同學中,不乏很有分量的藝術家們,從蜂擁而至到稀稀落落最後不知何謂,大家都是藝術家卻答不上藝術家是什麼?安靜了幾秒,老師說:「藝術家等於是天才。」全場靜默,課堂上有種恍然大悟的氣氛。我們很少主動介紹自己是一位藝術家,通常等人家說出口:「你是藝術家嗎?」然後我會點點頭,這是一個很微妙的狀態,自稱天才彷彿間接跟對方說我比你聰明似的。所以,你覺得藝術家是什麼呢?恕我愚鈍,真的沒有答案。

以此觀點,說說我是一個怎麼樣的藝術家或是藝人好了。從前到現在,我不曾預想會成為藝術家,也不覺得這是稱職的職業,小時候若去上才藝課,不代表父母會讓你選填相關志願。只能說我從小畫畫到現在,甚至可以說會到生命的最後一天。戴上藝術家這頂高帽之前,從事的是演藝工作,我無法瞬間讓大家輕易忘了我,但我成為了全職藝術家,因此,最好的答案是——我是郭彥甫,而郭彥甫是一位藝術家。

我喜歡閱讀藝術家傳記,從他們的生平可以想像很多當時環境下的事,作為借鏡。大名鼎鼎的高更(Paul Gauguin,1848-1903),本身是一位成功的證券經紀人,我們都是在事業穩定的三十五歲這年,全心栽進藝術的懷抱。所以,真的有這樣的人,我相信世界上各角落都有這樣的人,這些人在追求的是一個真的我,生命的價值。

從高更後來的發展,我也看到另一個面向——藝術家仍然需要金錢的支持。當他慢慢轉向全職創作,藝術市場也受到景氣影響,畫作銷售不易,困窘的經濟影響高更的一生,直到臨終。這段故事提醒了我,當你愛上一件事情,更要付出代價來維持,才能順利延續藝術生命。何況藝術還是要讓市場決定,不是你說自己是藝術家,就能放下一切,什麼都不管。

也就是說,藝術的先入為主的觀念必須釐清,落入任何一種迷思都相當危險,例如並非藝術家就必須過得清貧,清苦與藝術家並無直接關係。我還是具備該有的身分,我並非要當個藝術家或是明星,我要當的是郭彥甫!而事實上,他是一名藝術家。

正面的思維與樂觀的態度很重要

我很愛看歷史傳記與人物傳記,很多成功的人不見得是追求世俗對成功的定義。讓我很深刻的是華特迪士尼(Walt Disney)的故事,他出生在芝加哥一個不富裕的家庭,父母在農場工作,雖不富裕,但是農場的時光是他最開心的時刻,看著農場裡到處鑽洞的鼠輩,觀察他們的一舉一動進而創造出米奇這全世界紅最久且永不凋零的角色,而這只是故事中的一環,他的樂觀讓自己在生活中產生很多靈感來源,給我的啟發是樂觀能夠給予人有作夢的勇氣,並且實踐它。

我們那時候的出道藝人,第一份合約簽長年約的大有人在,後來與朋友分享,他們往往不敢置信直呼我是笨蛋,但試想如果沒有當時經紀人給予天上掉下來的機會,哪來的2moro?而且我在他身上學習到很多日後受用無窮的溝通與判斷的能力,這是非常值得的,很感謝他,雖然有時候很機車,不過都是一段珍貴的成長與學習。有時候我就是正面到有點生病,這應該就是我的人格特質吧。

我的性格和哥哥完全不同,從小就不是大家都喜歡的人,當時班上只有一個同學跟我最好,因為學校就在戲院對面,有次翻牆出去看《鐵達尼號》,老師把他叫過去說:「別跟郭彥甫走太近,他是體育生沒什麼出息。」但,我現在並不差啊!而且跟著我翻牆的好同學現在也是一位律師呢!回想起來,有時候對學校教育挺失望的,怎麼這樣對孩子說話?事實上,體育造就了我非常正面與健康的人格。小時候由於家庭因素,讓我一直活在負面情緒裡,多虧體育培養了我不服輸的精神!讓我知道一場比賽必須跑完,唯有跑完才會有成績,沒跑完連成績都無法登錄,加上教練的嚴格訓練,這些歷程都讓我每天都在向自己的極限挑戰,也對我往後的人生起了極大作用。

別太把自己當作一回事,別自以為聰明!什麼都要有就是聰明不要有,謙卑才能獲得真正的智慧。若一杯水滿了就會容不了任何一滴養分,永遠保持「還差一點點,再差一點點」的心態,這樣你會感覺有希望、有繼續的動力。但是我也想跟容易膽怯的人分享,發揮自己的想像力,先別畫地自限,這個不行、那個不行,再為自己多做一點。別把付出當犧牲,沒有失去生命都不算是犧牲,我們容易把自己無限放大,反而成為自己的絆腳石。

現在的我不僅不自卑,更過著很有盼望的生活,因為我找到自己的天職、發現了生命的真諦,懂得如何規劃人生,感覺十分幸福!我想對那些不看好我的人說,別輕易看不起身邊任何人,別人的努力與付出不是你能想像的,就像萊特兄弟在成功發明飛機之前,大家一定覺得他們是笨蛋,他們一定知道有可能會失敗,但也因為這樣必定做足了萬全準備,最後證明他們的發明,讓兩個地點的距離大大縮短了,證明那些說嘴的人遠遠不及他們;愛迪生扛住無數失敗,他說等他發明電燈、點亮世界那一天起,蠟燭終將成為有錢人的收藏品,果然一語成讖,向所有不看好他的人證明了自我。

成功的人少,是因為堅持的人少,若能把努力當成一種日常,便不會覺得是在特別努力了。一切都在生活之中,隨時隨地處在努力的狀態,水到就能渠成。

真誠做自己,同理對待人

「人常常做許多不必要的事,因為沒有人生來就懂得如何當個人。」

最近我常常會思考一個問題,形容一個人很「真」是什麼意思?是讚美?還是在提醒著什麼訊息?還是有其他意思?所以大部分的人都很假嗎?

網路上有一位不很熟的朋友,提到自己看了我的演講影片很感動,而且是哭著看完的。他說這幾年因為工作與生活的種種挫折而罹患憂鬱症,很直覺地想致電跟我說幾句話。他用顫抖的聲音說起小時候也很愛畫畫,問我接下來該怎麼辦?我感覺到他的用字遣詞極負面,我聽他說話,一邊給他些樂觀的想法,盡力陪伴。我想說的是,過於善良的人常常會讓自己感覺很受傷,你越善良就得越堅強,才能好好保護你那顆善良的心,不要報復人,試著同情傷害過你的人。我們這樣一個社會上小小的人物能夠因為自己的案例去鼓勵、幫助到一個走向負面絕望的人,也算是一種幸福。

我沒有戒備的去接受這樣的訊息,有人會認為何必做這樣的事,但我覺得如果可以多拉一個人走向光明,這不是一件很好的事嗎?為何要有那麼多的算計?與人相處,我的真我、表我比例是七十比三十,百分之七十是誠實無偽的;百分之三十則屬於私領域,這是自我的保護。大抵說來,和我說話時聽到的都是真的,這或許是我常在不加修飾的情況下,常常語出驚人的原因。

別讓「表我」成為人生主軸

有許多人習慣將表我與真我分得很開,表面上說一套、實際上做一套;好聽就是社會化,難聽就是城府深,美化與包裝是禮貌,但過了就顯得虛假。因為你在說的是對方要聽的,而不是自己想講的。這一套在演藝階段裡,我學習、觀察到很多。

真實真誠表達不見得傷人。「用心說誠實話」反而是最容易解決問題的方法。試想,當你花了很多時間與力氣包裝、甚至扭曲想法後,再去溝通,等到對方發現真相後,你的表象依然會被戳破,這樣不是更浪費時間嗎?難道不能單純拿出真心話來彼此交流,合則繼續進行、不能合就尋找其他方法,這樣不是簡單多了嗎?

我出版過一本繪本《GOLDEN對我說:》,我在我的愛犬GOLDEN身上看到許多我們身而為人的心有餘而力不足之處,狗狗沒有那麼多複雜的想法跟計算卻活得很好、而且很開心,牠心心念念的永遠是愛主人跟吃東西,沒有人類庸庸碌碌的忙活,我在狗狗身上觀察到我們不如牠的地方,與其說我養牠,不如說是牠餵飽我心靈上某種空缺,很多時候,人確實不如小寵物。許多富人有名、有財、有地位,集世俗一切美好於一身,卻依然尋求刺激與快樂,這時錢就買不到了……所以我們真正需要的究竟是什麼?這是我在思考的問題,也夠我摸索好一陣子,搞不好不只是財富,留給大家思考。

若想要做到表現真我,又能適切地展現自己,需要具備一定的自信,這代表你不害怕別人知道自己的劣勢。話說回來,何謂劣勢呢?梵谷不是學畫出身,論技法絕對比不上其他大畫家,然而現在全世界卻更多人認識梵谷。我們可以說他們各有不同特色,但沒有絕對的好壞。這是我不喜歡對人品頭論足、打分數的原因,因為這世上的優、缺點大多是相對的,當你認知到這一點便比較能坦然釋懷,對自己與別人更加寬容。

以真誠的品格,優雅回應世界

印象很深刻的是,有次我去一間高級餐廳,看見一個小孩在哭鬧,我坐隔壁桌對著他笑笑,希望舒緩一下他對陌生環境的不安。但孩子的媽媽竟然對他說:「你看、大家都在看你,丟臉死了!」當時我覺得現場像是一件慘案的發生,他只是一個孩子,如果知道這是丟臉,他又怎麼會這樣?這位媽媽在情急之下,將自己的羞辱感強加在自己小孩身上,當下讓我非常震驚。

試著觀察一些成功的人會發現,他們工作上具有狂野的侵略性與爆發力,為人卻十分謙遜、溫和、體貼。這些人先天脾氣不會是溫和的,因為自身的修養與品格,懂得換位思考對方的需要,進而轉換為包容,包容便就產生了同理心,我覺得這是智慧,也是自信的表現。如果有了感受便直接謾罵,這是情緒與動物的反射行為,無論對象是誰,都不是處理自己的最佳方式,而處理好自己,就能處理全世界了。

我看起來很樂觀,精確的說應該是我很悲觀所以樂觀,當然也有受傷或被間接羞辱的經驗。還是主持人的時候,有次某個工作內容是到電視臺訪問韓國知名女團。正當我們在後臺準備,突然有位女性公眾人物帶著小孩利用職務之便,想要靠特權進來和他們拍照,她與我對到眼時,那股輕蔑的眼神我永遠忘不了,那種眼神就是當下零點零幾秒時間內她立分高下的態度。事後想起,真的是又刺又傷的感覺!或許有人覺得小題大作,但我認為每個人眼神中的每一刻都是騙不了人的,那種眼神就是我高你低的態度,我相信很多人知道我在說什麼,沒錯、我就是這樣一點一滴被激勵、鼓勵,讓我成為我要成為的人,所以還是感謝你,若再遇見,我也不會告訴妳、更不會報復,因為妳不知道我們的層次其實不太一樣。

進入藝術領域後,類似狀況仍會出現。這些年,我熱衷於向對我作品有興趣的朋友們,解說創作「行李箱系列」的原因,遇過各式各樣的人,也各式各樣的人都有。有個經驗是一位「自認」知名的策展方,當我興致勃勃地分享「行李箱系列」的故事背景時,換來一句:「這是你的事,跟我沒關係。」當下我還是客氣地回應:「是的,我還有很多需要學習的地方,請再多指教了。」當時整間餐廳裡,我頓時成了世界上最孤獨角落裡的一個人,驕傲與傲慢我已經分不出來了,但我確信自己在相對高處不會如此待人,或許是我智慧不到而讓對方想激勵我,不過我真的沒那麼堅強,只是忘得快,但是永遠忘不了,感謝你,因為你是我見過最成功的人,不是之一,就是你了。

試想,如果一位創作者沒有這些故事與經驗,又怎麼創造出這些作品?作品是表面的,它背後所蘊含的故事,更是創作者想讓大家知道的。如果不懂得聆聽創作者的故事,就得不到更進一步的線索,策畫出來的展覽也只能流於表面。我不曉得他在說這句話的當下有沒有惡意,但我當下真的有點承受不住這份重,我並沒有表現出來,我認為他頂著自家招牌之名,行自以為是之實。所幸我在社會上打滾多時,心理素質還算健康。我笑笑的,告訴自己:「就這樣吧,不要在意。」這人對我已不具備任何影響力,當下的刺與酸,都將內化成日後創作的力量。所以還是很謝謝你了。

或許有人好奇,這些反應是真的嗎?誠如我所說:我的「真我比例」很高,不需刻意隱藏。我對人以及對藝術的渴望都很真誠。如果時光倒轉至二十歲時,我也不會跟對方衝突,因為我接納真實的自己,我的價值不因對方的評價而改變。況且我知道自己還有很多要學習的事、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這一刻讓你欺負,而我還是站得直挺挺的。

曾經有前輩因為一些媒體擴大效應而批評我,我便在社群媒體上回覆:我的觀點跟前輩一樣,後輩要的是機會,被看上比去哪裡展出更加倍興奮,內容有些誇張了,我的確還有許多進步的空間,且我知道因為自己是藝人才能得到這些機會,我會虛心地繼續努力。沒想到喚來該藝術圈前輩留言:希望我不要誤會他的意思。每當我遇到批評時,我往往選擇溫和地表達自己的立場。我想告訴大家的是,人應該專注在自己的專業上造福人群、對世界產生貢獻,而不是躲在螢幕後留言。在網路時代,如此溝通才會贏,相互攻訐顯出自己的度量不大;論斷別人則是自己的層次不高。人很渺小,當三十五歲碰到這些事,等到自己五十五歲、六十五歲時,再回過頭來看,都變得微不足道,真的能留下來的,都是那些良善的、對人有幫助的事。

在表我與真我之間,無非是朝著「真誠、良善、盡其在我」的方向去走。不見得不會出現遺憾,卻能心安理得。

「別跟郭彥甫走太近,體育生沒什麼出息!」曾被老師貶低、被看不起...郭彥甫的人生體悟:面對那些傷害你的人,你該這樣做_img_2

Advertisementadsnew

特別企劃

醫:「這種病」比新冠肺炎更可怕 常被忽略的兒童健康隱形殺手

寶寶發燒處理大補帖:醫師帶你一次看懂嬰兒發燒原因症狀?不驚慌!

精選特輯

more >

巧手媳婦速成班,解決過年3煩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