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什麼味道?好臭!」泛自閉症孩子感官敏感,盼同理對待

在演講的現場,我最無法忍受的一種味道是綠油精、白花油、萬金油、沙隆帕斯的味道。雖然,有些人對於這些味道非常的喜歡。

這當中,沒有絕對的對錯,只是每個人對於嗅覺的喜好厭惡,以及能夠接受的程度有所差異。

對於使用的人來說,有自己的需求。而對我自己來講,如果在演講現場,這個味道真的讓我比較難以忍受,遠離該聽眾,保持適當的嗅覺距離,這是一種方式。

「這什麼味道?好臭!」泛自閉症孩子感官敏感,盼同理對待_img_1
Photo:Yan Krukov, CC Licensed.

防疫期間能夠戴口罩,也多少阻隔了對於味道的敏感。

我想要說明的是,有些孩子對感官特別的敏感,這類型的孩子,特別是自閉症以及亞斯伯格症最為常見。

通常對於口語比較流利的亞斯伯格症孩子,面對不是那麼能夠接受的感官刺激,通常在第一時間會直接說出來,「這什麼味道?好臭!」

然而,對於口語表達相對弱的自閉症孩子來說,則無法充分的回應。因此自我刺激這時被喚起,例如不停的旋轉,打頭,尖叫,跳來跳去等,成了他們表達的一種方式。

並不斷明示、暗示,告訴你,這味道讓他不舒服。只是他沒有辦法透過口語說出來,因此周圍的人也不了解,他真正的用意。甚至於只注意到他不適當的自我刺激行為。

每個人對於不同的聲光等刺激,都會有不同的反應。建議老師可以在教室裡,和同學們一起討論、分享,每個人對於聲光刺激等的敏感程度,讓同學們清楚的列舉出,對自己來說無法接受的刺激源。

同時讓每個人試著列舉出,當這些刺激出現的時候,自己所感受到的,極度不舒服的強度,讓同學知道,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敏感源。

這種情形就像每一個人對於不同食物會出現過敏反應一樣,有人對於蝦子,有人對於芋頭,香菇,都會有一些不同程度的敏感反應,甚至於讓當事人出現休克等危害生命的狀態。

我自己對於蘆筍過敏,這讓我感到非常難耐,差別在於在用餐之前,我會先清楚的詢問或告知。例如曾經在日式料理店吃壽司的時候,會特別告訴師傅能不能不要將蘆筍加進去,或在吃義大利麵的時候,我會將蘆筍先挑開或迴避對蘆筍的接觸。

要讓孩子同裡感受對方,並不是那麼容易。要感受對方之前,首先得要先讓自己也能夠去感受,在不同狀態下,自己的狀態,知道自己了,才比較容易再去站在對方的立場,

這就像有些課程會讓孩子實際參與一些體驗活動,但是別忘了,體驗活動基本上,仍然是一個短暫性的課程。但對於當事人來說,卻是一段很長的生命經驗,也許你可以把一些敏感的事物,短時間移除。但對於泛自閉孩子來說,他們要移除並不是那麼容易。

我們也來思考,為什麼有些人能夠接納對方,但是自己卻沒有辦法,這當中的差異到底是在哪裡?

自己和另外這一個人到底有哪些特質,同時也請考量彼此的一些想法,感受,以及行為模式,以及待人處事的一些方式。

我們真的需要讓一般的孩子瞭解,他自己是如何的來對待身旁和自己不一樣的同學們。

作者簡介

王意中 臨床心理師

現任:王意中心理治療所 所長
經歷:
振興復健醫學中心復健醫學部臨床心理師
中華民國過動兒協會諮商師
國軍802總醫院精神科臨床心理師
實踐大學家庭研究與兒童發展學系、經國管理暨健康學院幼兒保育系兼任講師

圖解媽媽百科

特別企劃

媽咪投票趣

暑假你家小孩幾點睡?

※可複選1~3個答案

精選專題

more >
親子共玩好點子 玩樂童年起步走
親子共玩好點子 玩樂童年起步走

親子共玩好點子 玩樂童年起步走

Pag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