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snew adsnew_pv

是婚姻還是交易?

遠渡重洋的婚姻,究竟是為了真愛,亦或只為金錢的交易?當婚姻淪為商品,參與其中的買方賣方,又該如何看待這筆交易?

是婚姻還是交易?_img_1

一位二十出頭的外籍新娘,自下午開始突然劇烈腹痛,由先生陪著來就醫。  當我試著詢問發病經過與相關病史,她卻對我愛理不理。我本以為是語言的隔閡造成溝通困難,但其實是她已經痛得說不出話來。

「她中午吃了一大碗糯米飯,一定是吃太多所以消化不良。」

「麻煩您開點健胃整腸的藥,給我們帶回家吃就可以了。」

「不好意思,我還要趕回去做生意,可以請您快點嗎?」不同於一般極欲知道病患狀況的家屬,她先生的連番反應令我有點意外。「肚子痛」是急診室常見的主訴,看似單純,診斷的學問卻不簡單:從輕微的腸胃炎到威脅生命的腹膜炎都有可能。即使是資深醫師都不敢掉以輕心。家屬不當一回事的態度,或許只是不知事態嚴重。但當我還在思索這可大可小的問題時,他在一旁的催促不免使人反感。

初步問診與評估後,我認為她的病情不單純,絕不只是一般的腸胃炎而已。年輕婦女出現腹痛,首先必須將需要立即手術的子宮外孕列為首要考量,另一方面,當我們決定安排X光甚至電腦斷層這類具輻射線曝露風險的檢查前,也必須先確定女病患目前沒有懷孕。因此我立即幫她安排一連串的血液尿液檢驗,其中也包括驗孕測試。

檢驗結果約需等半小時,等待的過程中,我手邊尚有其他病患的問題待處理。但這當中她先生仍不時催促結果,甚至要求直接離院,似乎覺得不值得為她的問題耽擱時間,令我對她先生的態度反感到極點,也為這段異國聯姻的女主角感到不值。

沒想到,驗孕結果顯示陽性反應,病患確定懷孕。「真的嗎?太棒了!我要當爸爸了!」病患的先生得知妻子懷孕後欣喜若狂,與先前的漠不關心判若兩人。從他的反應看來,這無疑是個好消息;但身為醫師,我卻擔心病患此時的症狀說不定是懷孕異常造成,嚴重的話胎兒可能不保。尤有甚者,她可能需要接受某些檢查來輔助診斷,這些檢查所帶來的輻射線,誰都不敢保証對胚胎的發育沒有影響。


因此我再次說明這是個不尋常甚至不樂觀的狀況,也開始聯繫值班的婦產科協助評估,不過家屬似乎沒將我所擔心的嚴重性聽進去,依然沉浸在喜悅當中。

沒多久,婦產科總醫師推著超音波來到急診,這時候病患的公公婆婆也趕到醫院,一聽到看會診的是婦產科醫師,便纏著他詢問胎兒的狀況。「看得出來是男生還是女生嗎?看起來健不健康?」他們的問題始終圍繞在病患肚子裡的寶寶身上,反而該是主角的女病患卻沒人在意。我和婦產科醫師對看了一眼,彼此沒有交談,但我相信我們想的是同一件事:此時家屬該擔心的似乎更應該是媽媽的病情吧!

「目前胚胎才剛形成,所以是男是女無法判斷,只能確定病患已懷孕,並且胚胎位置正常,沒有子宮外孕。」家屬們聽到婦產科醫師說胚胎正常,又是一陣歡呼。「就因為沒有子宮外孕或其他和懷孕相關的疾病,所以必須考慮是其他疾病造成的症狀;況且超音波檢查顯示她有腹水,正常的懷孕婦女不該有腹水產生。也就是說,目前的症狀與懷孕沒有明顯相關,而腹水合併劇烈腹痛,經常是嚴重的腹內感染所致。」婦產科醫師在向家屬們說明沒有相關婦女疾病後離開,但他對家屬點出的問題,也是令我頭痛的難題。當婦產科相關疾病被排除,診斷與治療的責任又回到我身上,無論是病患的複雜病況,或是醫療之外家屬的反應,都讓我知道這將會相當棘手。

「她的抽血檢驗有嚴重異常,代表這絕不是單純懷孕造成的腹痛!雖然我知道接下來的話會令你們失望,但我還是建議必須做些檢查,但這些檢查都有輻射性,可能會對剛成形的胚胎有不良影響。」無論如何,我得做出專業的必要建議。「不過以這位女士目前的狀況來說,檢查有其必要。說不定她得的是腸穿孔甚至腸壞死,若因為沒做檢查而無法及時診斷,可能會有生命威脅。」語末我再補充這一句,以強化檢查的必要性。

聽到這裡,病人的婆婆打斷我的話:「不行!不能讓寶寶受到一點影響。我們不要做任何檢查,你開點止痛藥和消炎藥給她吃就好。」「連藥都不可以吃,誰曉得這些藥會不會影響胎兒?」病人的先生從旁插話,卻更令我瞠目結舌。


「單就她的症狀、抽血檢驗與超音波檢查結果,已經顯示她目前罹患腹膜炎。這是一個極需進一步檢查、甚至需要手術的疾病,也是一個有高死亡風險的疾病!什麼檢查都不做、什麼治療都不做、連藥都不肯吃,你們這樣做會害死她!」或許這麼說話語氣太重了些,但當時我只想救這個病人,對於家屬的顢頇與冷血無法容忍。

也許是我的義正嚴詞震懾了家屬,當討論到可能需要緊急手術這件事時,她的公婆沉吟了一會兒:「這需要與她的家人商量……」我非常困惑地看著眼前這幾位家屬,難道枕邊人與公公婆婆不算是她的家人嗎?「你們……難道不能替她的病情做決定嗎?」我忍不住心中的疑惑。

「她是外籍的,她的家人都不在臺灣。」「我們不能做主。」病人的先生囁嚅地吐出這幾句話。

「可是……你不是她的先生?你們不算是夫家的長輩嗎?」她名義上的先生與公婆在我咄咄逼人地提問後答不出話。顯然對話進行不下去,醫病雙方陷入僵局。幾分鐘後,病人的先生才率先打破沉默:「我們只想確定,小孩會不會有事?」

「現在不是顧慮這些的時候!媽媽活著,小孩才能活;媽媽死了,小孩也沒了!」我厲聲駁斥他們。或許在他們心中,眼前的女子不算是家人,充其量只是生孩子的工具,但對醫師來說,病人就是病人,我不能忍受這樣荒謬的決定。

「好吧!醫生您怎麼說就怎麼做。」看得出病人的公公相當勉強地接受我的建議。好不容易得到家屬的同意,我立刻安排各項檢查。果然在電腦斷層下發現了腸胃道穿孔的證據,必須立即接受手術。由於胚胎尚未成熟,在這個發育的關鍵階段動手術,可能受腹內感染、影像檢查的輻射劑量、手術麻醉的藥物、甚至後續治療需使用的抗生素等多重因素影響。在如此大的不確定性之下,家屬最後決定犧牲這個胚胎。

手術相當順利,術後第五天病患已恢復進食與下床活動。每回查房時間,她先生總是匆匆來去,理由不外乎有生意要忙。住院期間的生活起居幾乎都是病患自己打理。看著這位異鄉來的新娘,我不願去猜想,這些所謂的「家人」安著什麼心?她在這個「家」中的角色與地位如何?當她遠渡重洋嫁到這個家時,所背負的任務又是什麼?


出院當天,病患的先生幫她辦理離院手續。照例我會說明後續追蹤治療的計畫以及居家護理的注意事項。

「醫生,你覺得她還能不能生?」「我的意思是,這次生這麼大的病開這麼大的刀,再加上又同時拿掉孩子,對她未來的生育能力有沒有影響?」家屬一連串的問題都出乎我意料之外,沒有任何一個問題是關心他妻子的身體健康。

「理論上應該沒有影響,不過必須在婦產科的門診繼續追蹤。」雖然生氣,但我還是得耐住性子回答醫療相關問題。

「不過我真的覺得你太過分了,打從急診開始一直到手術結束出院,你在意的都只是孩子或生育,雖然她是外籍新娘,也總是你的妻子!」儘管這是人家的家務事,但話鋒一轉,我還是忍不住念了家屬幾句。

「這段婚姻本來就只是一場交易!」病人的先生語氣有點激動,但似乎並非被我的言語所激怒,而是對這段婚姻的不滿:「打從我們結婚那一刻起,就注定沒有感情。當初為了娶她進門,我已經付了好一筆錢給她的父母。而且雙方也早已言明,生一子一女後就辦離婚,孩子歸我,條件是再付一筆錢並讓她回家。」然後他娓娓道來居中緣由:「自從結婚之後,她幾乎沒跟我講過一句話。三天兩頭往外跑,結交的都是背景複雜的朋友。她老家那邊又經常要錢,一下子房屋翻修,一下子又是要幫親戚做生意……你知道前前後後,她從我們家拿了多少錢嗎?」他的語氣從激動到感慨,最後甚至有點落寞。「連她與她的父母都承認,這只是一樁生意。」

「她要我的錢,我們家需要她來延續香火。」

這些外人看不到的內情,反而讓我反思是否是自己太主觀。這對「夫妻」接著提著行李準備離開病房,病人用不怎麼標準地國語說了聲謝謝。我看著他們離去,原本對她充滿同情與不值,聽了她先生的話,此時我的感覺也開始變得複雜。

手術雖然很成功,但我的心情很沉重。「銀貨兩訖」本是買賣生意的根本。「一手交錢,一手交貨」更道盡買賣雙方的關係僅建立在交易之上,不必帶有情感。然而當婚姻與傳續香火也成為買賣時,是否仍能遵循相同的原則?
 

是婚姻還是交易?_img_2 《醫人三角的獨白》

 

 

Page Loading

特別企劃

懷孕初期除了擔心鐵質、葉酸不足,還有這個必補!
懷孕初期除了擔心鐵質、葉酸不足,還有這個必補!

懷孕初期除了擔心鐵質、葉酸不足,還有這個必補!

常見寶寶副食品小學堂,滴雞精入粥提升關鍵營養
常見寶寶副食品小學堂,滴雞精入粥提升關鍵營養

常見寶寶副食品小學堂,滴雞精入粥提升關鍵營養

媽咪投票趣

唾液快篩 vs 鼻咽快篩,你會選哪個?

精選特輯

more >
腦發展5NG你也NG了嗎?讓兒科醫生來解答!
腦發展5NG你也NG了嗎?讓兒科醫生來解答!

腦發展5NG你也NG了嗎?讓兒科醫生來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