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snew adsnew_pv

你所不知道的鴛鴦

「誰跟妳說鴛鴦很專情的?」
「那古代的人為什麼還說『只羨鴛鴦不羨仙』呢?」
「也許……他們沒有弄清楚鴛鴦的習性吧?畢竟一隻隻長得都很像。」
「為什麼呢?」泰雅小妹妹瓦幸趴在七家灣溪的橋頭,嘴裡喃喃唸著,「為什麼世界上有那麼美麗的小鳥呢?」

你所不知道的鴛鴦_img_1

我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溪水潺潺,綠樹掩映,並沒有任何鳥跡,只好嘆口氣,拿起望遠鏡。不知道為什麼,我所有的原住民朋友不管哪一族的,視力都好得令人嫉妒,年輕的不近視,年邁的不老花,眼鏡似乎不在他們常用的名詞裡,下次得問問泰雅語的「眼鏡」怎麼說。

「啊!有了!」是一對美麗的鴛鴦,正在一堆石塊旁,悠遊的啄食著牠們最愛的水芹菜,尤其公鳥那身上美麗的、彷彿由藝術家精心畫上去的一個個色塊,說牠是世上最美麗的鳥兒也不為過。

「我最喜歡看牠們身上那塊豎立起來、好像船帆的部分了,看來好神氣哦!可是為什麼不是每隻公鳥都有呢?」

「哦,那叫帆羽,是鴛鴦先生想要求婚的時候才會有的。」

「長得這麼漂亮。鴛鴦先生一定很得意吧?不像鴛鴦小姐,長得實在有點……」瓦幸看看我,修正了用語,「暗淡。」

「所以妳以為,只要是羽毛很鮮豔的就是公鳥,毛色暗淡的就是母鳥?」

「那當然!不是所有的鳥類都是公的比較漂亮嗎?」

「那可不一定,」我朝小女孩左右揮動著食指,「像彩鷸因為是一妻多夫,牠就是母的比較漂亮。」

「是哦?可是鴛鴦真的是公的漂亮啊。」

「對,但牠並不是一直這麼漂亮,其實色彩鮮明是很危險的,因為很容易被發現啊,那就會遭到猛禽,像老鷹、大冠鷲之類的攻擊,一不小心就送命了!」

「真的厚,」她拍拍自己的胸脯,裝出害怕的樣子,「那還是母的比較好,暗暗朦朦的,根本就不會被看到。」

「但是鴛鴦先生為了吸引小姐們的注意,不得不把自己打扮得那麼漂亮,說起來是冒著生命危險……」

「那是不是結了婚之後就……」瓦幸的反應很快。

「沒錯,只要結了婚生了小孩,鴛鴦先生就會馬上換毛,變成和母鴛鴦一樣暗淡的毛色,這樣就安全啦!」

「哼,娶到老婆就不愛漂亮了,你們男人都這樣。」小女孩斜瞪我一眼,又自圓其說,「不過鴛鴦先生也是不得已,值得同情啦。」

「那妳知道換過毛的公鴛鴦和母鴛鴦怎麼分嗎?」

「那……毛色都一樣,要怎麼分呀?」她縮起脖子,吐了吐舌頭,「應該看不到牠們的小雞雞吧?」

「別傻了!」我輕輕敲了一下她的頭,「妳看公鴛鴦的嘴巴不是特別紅嗎?即使牠鮮豔的羽毛全部換光了,嘴巴還是鮮紅鮮紅的,一看就知道是公的了。」

「是這樣哦,」在橋欄上趴久了,瓦幸直起身子伸了伸懶腰,「還好鴛鴦先生那麼專情,要不然像牠長得那麼漂亮,一定可以交很多個女朋友。」

「是嗎?誰跟妳說鴛鴦很專情的?」

「你不是說大部分的鳥類都是一夫一妻嗎?而且大家都用鴛鴦形容夫妻感情很好,我去過同學的阿嬤家,她的枕頭上還繡著鴛鴦呢。」

「我們原來也以為是這樣,後來有國家公園的研究人員在鴛鴦身上裝無線電,結果發現公鴛鴦在結婚生子之後……」我故意賣個關子,看看瓦幸急不急。

「之後怎麼樣?你快說嘛!」她果然拚命拉我的袖子。

「之後就飛走,一去不回頭了!」

「牠……牠也許是迷路了、也許被大鳥攻擊了……」

「可是第二年我們發現牠和另一隻母鴛鴦在一起,又組織了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所以呀,鴛鴦根本不是一世情,牠頂多算是一季情而已。」

「這樣哦,」小女孩有點悵然若失,「那古代的人為什麼還說『只羨鴛鴦不羨仙』呢?」

「也許……他們沒有弄清楚鴛鴦的習性吧?畢竟一隻隻長得都很像。」

「也許……」瓦幸忽然眼睛一亮,「也許他們早就知道鴛鴦是風流鬼才這樣說的!你是男生,老實說,你對公鴛鴦有沒有一點羨慕呢?」

「我……呃……我……」我得趕緊引開她的注意力,「妳常看到鴛鴦,那有沒有看過牠們的窩呢?」

「沒有耶,是在水邊嗎?還是在樹枝上?」

「都不是,」我帶她走到橋頭,旁邊的一棵樹上正好有一個樹洞,「牠們把小鳥養在像這樣的洞裡面。」

「嗯,真聰明,不用辛苦的找樹枝樹葉來做巢,蛇好像也不容易爬上來,可是……不對!」她又有新發現了,真是個腦筋靈活的小鬼,「我常看到鴛鴦媽媽帶著一群小孩在河裡游泳,那麼高的樹洞,小鴛鴦怎麼下得去?」

「那就是今天的智力測驗了,答對了等一下請妳吃一顆又大又甜的雪梨。」

「飛下來?可是小鴛鴦還不會飛……媽媽載牠們下來……用咬的?用背的?好像都不行。」小女孩絞盡腦汁,抬頭看看高高的樹洞,終於放棄了,「我投降!公布答案吧!」

「很簡單,小鴛鴦就這樣,通、通、通的跳下來。」

「那麼高跳下來?那不都摔成……鴨餅了?」

「不會的,妳看。」我指給她看樹下厚厚的落葉和草叢,「鴛鴦爸媽會選好降落地點,不會讓自己小孩送命的,這也是小鴛鴦要長大的第一個考驗啊。」

瓦幸點點頭,目光又轉向剛才鴛鴦覓食的地方,「你看!牠抓到了一隻蛤蟆耶,可以加菜了,哈哈。」果然公鴛鴦嘴裡咬著一隻蟾蜍,正用力的朝水面摔打著,母鴛鴦則在旁邊繞來繞去,想分一杯羹。

「牠在幹嘛?是要洗乾淨了才吃嗎?」

「有人說是因為蟾蜍皮有毒,牠這樣可以把毒性去掉一些;但也有人說牠是把蟾蜍摔碎,變得軟趴趴的比較容易吞下肚子;至於真相如何,只有請妳去問牠們了。」

「為什麼?為什麼要我去問,不是你去問?」

「因為……因為你們都是最漂亮的,比較好溝通嘛。」

「哼!你又取笑我了……」小女孩作勢要打我,忽然傳來「噗噗」的撲翅聲,兩隻鴛鴦一起展翼飛起,在清澈的河面上,劃出一道優美的弧度,我們兩人一起凝目注視,沉醉在這大自然恩賜的美景中。

「哇!竟然會飛耶,真想不到。」瓦幸忽然細聲細氣的說,又在作怪了。

「不會吧?妳應該知道鴛鴦會飛吧?」我一臉狐疑。

「我是在學亞大的客人,從台北來的,我帶她們去看鴛鴦,她們一看到鴛鴦在飛,就是這樣說的。」

「一般人很難得看到野外的鴛鴦,妳這樣取笑人家,不太好吧?」

「不是啦,是我跟她們說鴛鴦本來就會飛,她們其中還有一個人說:『誰說的?鴛鴦不是鴨子嗎?鴨子怎會飛?』」

「鴛鴦是叫滿州鴨(Medirine Duck)沒錯,」這下連我也啞然失笑,「但她們不知道,除了家裡養的鴨子,所有的鴨子都會飛嗎?」

你所不知道的鴛鴦_img_2《苦苓與瓦幸的魔法森林》

Page Loading

特別企劃

【迎接BabyHome 19周年特企】揮別小寶貝紅屁屁的救星,日本產院及醫療院所第一指名「一級幫紙尿褲」
【迎接BabyHome 19周年特企】揮別小寶貝紅屁屁的救星,日本產院及醫療院所第一指名「一級幫紙尿褲」

【迎接BabyHome 19周年特企】揮別小寶貝紅屁屁的救星,日本產院及醫療院所第一指名「一級幫紙尿褲」

常見寶寶副食品小學堂,滴雞精入粥提升關鍵營養
常見寶寶副食品小學堂,滴雞精入粥提升關鍵營養

常見寶寶副食品小學堂,滴雞精入粥提升關鍵營養

媽咪投票趣

唾液快篩 vs 鼻咽快篩,你會選哪個?

精選特輯

more >
巧手媳婦速成班,解決過年3煩惱
巧手媳婦速成班,解決過年3煩惱

巧手媳婦速成班,解決過年3煩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