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WOW線上英文】好評回文活動將延後於4/24開跑,為感謝配合,BBH將提供神秘加碼好禮唷,敬請期待!

魚尾紋與妊娠紋-39歲的懷孕週記4

【第二十七週】

◎媽咪金鐘罩鐵布衫

今年的冬天和春天,比以往前幾年都還要冷,而且冷的又濕又久。除了糟糕的天氣以外,還有很多希奇古怪的病毒也跑出來湊熱鬧,什麼腸病毒,輪狀病毒,肺炎鏈球菌,流感…,亂七八糟的一大堆。

讀幼稚園的老大,順其自然的,在幾個月之內,得了腸病毒和輪狀病毒,再加上另外的感冒咳嗽。不但如此,連一向身強體壯,大冬天也穿短袖的先生,今年居然也跟著小孩,感冒了快要一個月,鼻涕,咳嗽不斷,連睡覺也穿著厚棉衣。

其實除了先生和小孩,在我週遭的大人小孩,好像都在這個寒冷的季節裡輪流中標,無論看起來多強壯的,紛紛中箭落馬,生病的一塌糊塗。

但是,環繞在惡劣天氣,和眾多病毒的,懷孕的我,似乎有一層強力金鐘罩圍繞著。無論是在急診室裡照顧孩子整個晚上,或是一整個禮拜被夜咳的女兒弄得沒有辦法好睡,依然,我仍然是一尾活龍,完全沒有機會生病裝可憐。

這樣的孕婦,導致了悲慘的命運。雖然大腹便便,應該像是林黛玉般被疼惜,sorry! 看起來卻像只是揹顆籃球的金剛芭比,隨時肩負著照護病厭厭的先生和小孩的重責。所以所有的家事雜務,理所當然的,由那個最強壯的人來作。你懷孕了喔?喔,麻煩再幫我添一碗飯,順便幫我裝個湯,等一下幫我削個水果,熱個鮮奶,對對,再幫我倒個溫開水讓我吃藥,還有記得這件外套和衣服幫我洗洗,還有地板該拖了喔。

除了百病不生之外,我多年的富貴手,在今年的酷寒中,也神奇的毫無發作,讓我享受了一個沒有皸裂雙手的冬天。還有,我一向過敏的皮膚,現在,走到哪裡,被人讚美到哪裡。

只能說,謝謝你,皮皮。謝謝你,帶給了媽咪這個禮物~媽咪金鐘罩鐵布衫。

(PS.可能很白目吧,還是不知道這樣到底是好還是不好哪)。

【第二十八週】

魚尾紋與妊娠紋-39歲的懷孕週記4_img_1

◎燒錢時刻

我覺得,世界上除了名牌,最貴的東西,就是新生兒相關用品了。

雖然在生老大的時候,已經砸下去數不清的血汗錢採購了。但是,很抱歉,新生兒的東西,很多東西都有使用期限。別以為生老二,就可以完全省錢,sorry。

最基礎的奶瓶奶嘴,用過的超過三個月,就算是超過保固期了。然後,一個新生兒,要準備4-6支奶瓶和2支水瓶。你知道嗎?一支瓶子就要兩三百塊,比我在百貨公司買高級馬克杯還要貴。重點是,我的馬克杯至少可以用個一二十年,這又輕又貴的奶瓶,還只能用個三六個月而已。


至於尿布濕紙巾奶粉洗澡用品,這些哩哩扣扣的耗材,價格更當然讓人嘖嘖稱奇。我買桶鮮奶喝個一周不過九十幾元,那新生兒的奶粉,對不起,900公克裝的一罐就要六七百,泡個一周也玩完了。

至於那些美美的紗布衣和可愛的兔裝,我已經放棄採購了,直接狠心決定就把老大那些陳年的,黃黃舊舊的拿出來頂著就好了。 (皮皮,別怪娘不疼你阿,怪就怪在,新生兒的衣服實在貴到爆阿,還有,誰叫你是老二嘛。)

什麼?玩具喔?當然是把姐姐玩過的那些髒髒的,拿出來擦乾淨再給妹妹玩嘛。

當我義憤填膺的對著女性友人抱怨著這一切時,友人以非常同情而神秘的眼光笑了出來,說:「這還只是開始而已呢」。

「其實這都還算小錢。」友人說。

啥?

「長大了,幼稚園費用,補習,才藝班,平時買衣服買書看電影吃飯,兒童/青少年用的東西,才貴。一直到國中高中大學」,「那要花的錢,才真的是燒錢」友人娓娓把經驗道來。

阿…,天哪。

原來每個孩子,都肩負著神聖的燒錢使命阿。難怪政府要提倡生育呢,真的可以大幅提高民生消費,共同創造經濟成長呢。

我和友人相視,交換了一個苦澀又甜蜜,痛苦又幸福的微笑,然後兩人不約而同地,望向天際沉思。

【第二十九週】

◎水母現形

先生曾買了一個昂貴的戒指送我,不過因為嚴重的富貴手,我一直沒有那個福氣可以戴著它。幾乎久到快遺忘的時光裏,它都安靜地躺在盒子裏休息。

拜這次懷孕賀爾蒙之賜,我的富貴手神奇地一次也沒有發作。不過這並非是我把那只「遺忘戒指」拿出來使用的唯一原因。另外一個重要的理由,戴上戒指,可以測知我,到底什麼時候會開始水腫。

上一次的懷孕,很不幸的從第六個月就開始水腫,到了第八九個月,我覺得如果我穿上透明雨衣,看起來就是一隻會走路的水母。

也許你會認為,水腫,不過就是腫了點嘛。錯,如果你這樣想,你就大錯特錯。不只是你的臉和身體,無緣無故比平常橫向放大了半倍,重點是,你的皮膚,會像穿了小一號的超級緊身潛水衣一樣,皮膚好像被裡面的東西擠到不行,然後被撐的快要爆炸,卻不能爆炸的感覺。

所以,不想要除了一個大肚子外,還有一個腫的像豬頭的身體,我很注意我要轉變為水母的時刻。如果一有跡象,我常多喝水和吃點利尿降水腫的食物來減緩。

然而,無論如何,沒有不掉芝麻的燒餅,也沒有不會水腫的孕婦。正式大水腫的時刻,終於在這個禮拜悄悄來臨了。


首先,戴著戒指的右手,明顯的很難把戒指拿出來了,如果拿出來,手指上面就有一圈明顯的戒印。

然後,街坊鄰居,看到我的,有人會說:「喔,你開始水腫了喔。」

對,無論我現在執行如何的喝水和飲食計畫,龐大的水母已經開始成形了。我的方法現在看起來像是對付航空母艦水母的一根小抽水管而已。

所以戒指被換到左手來戴,繼續執行監測水母的動作。(ps.可能是因為我是右手使用者的關係,我的右手手指,比左手手指來的粗)。原本太瘦的指頭,現在戴起來剛剛好了。

上一次懷孕,到了生產前,我的腳腫到必須穿比平時還要大一號的鞋子,撘長途的車子,腳一定要抬高,否則下車時就會有一對腳形的「麵咕」(台語,一種拜拜用紅色大麵包)出現。 不過,希望這一次,希望我的水母體積可以小一些,讓辛苦的孕婦,可以享受昂貴的戒指,在手上亮相的,多一點的時間。

【第三十週】

◎濕搭搭

女兒婷婷,第一件懂得幫媽媽作的事,就是把弄濕的桌上或地面擦乾淨。而她也很討厭自己身上有液體的東西,常常會說:「濕搭搭,濕搭搭…」。我想這個,很大一部分來自於她媽,真的很討厭濕濕的東西。

高齡懷孕雖然痛苦,但真的破壞到整個心情的時候,是很少的。不過這次,我真的沮喪到不想說話也不想見人。

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孕婦,都會像我這樣不幸,到了後期,只要大笑,或者是咳嗽,就會非常明顯的漏尿,甚至是尿失禁。

偏偏屋漏偏逢連夜雨,這個禮拜的最後一天,我竟然感冒咳嗽了!一夜起來,我喉嚨痛的像火燒,可怕的是,接著開始狂咳猛嗽,尤其是躺下的時候,更是無法控制地咳個不停。

當然,誰不曾感冒咳嗽過?有什麼大不了的。先生雖然沒說,但我也知道那沒有同情心的人在想些什麼。他根本不知道,我真正肚濫的,是一咳,就全部從膀胱狂洩出來的尿液。即使用了兩三片的衛生棉,一咳,還是弄得內褲外褲椅墊床墊,在瞬間濕成一片。阿…,濕搭搭,濕搭搭,天哪,已經很久沒有因為小孩尿褲子而換床組的我,這次竟然是因為自己「尿在褲子裡」,阿,我真是無顏見江東父老阿。

搞的我,真的很想把自己當成植物人,然後沒有尊嚴地去幫自己買成人紙尿褲來用。

產檢的時候,我哀求醫生,一定要幫我開孕婦可以吃的止咳的藥。雖然醫生開了,不過說:「孕婦可以吃的藥,藥效都有限喔。」我抱怨:「醫生,可是你知道,如果我咳嗽的話,都會」我使勁講出來:「都會…尿失禁。」

醫生很自然的回答:「對阿,懷孕到了後期,都容易會有尿失禁阿。」。


是阿,你們這些男人,就真的不了解,尿失禁,對於一個人的精神與自尊的打擊有多大。

明明是神智清明,動作自主,充滿希望的青年人,現在居然一天到晚尿褲子,一不小心就在大街上弄得褲子濕漉漉。

對,只是咳嗽與尿失禁而已,有種換你們來試試看好了!!

唉…濕搭搭…濕搭搭…,我不想再當一個老是濕搭搭的,尿失禁的孕婦了啦!!

【第三十一週】

◎自然還是剖腹?

生老大婷婷的時候,是遵循最傳統的自然生產。不過老天爺不太賞臉,經過一天一夜,二十六個小時,連先生醫生護士都累到去睡覺的時候,婷婷還是硬生生地卡在肚子裡。最後是那個痛到睡不著的媽,發現胎兒監視器的心跳越來越慢,趕快在凌晨4點多,把所有人叫起來幫自己剖腹。

隨著懷孕週數越來越大,我跟先生也討論到了這個第二胎要使用的誕生方式。

我天生對於疼痛沒有太大的感覺和恐懼,所以覺得第二胎,應該還是可以用自然產的方式進行,即使再痛個二十六個小時,也不過是二十六個小時嘛,可以換孩子一輩子的健康基礎,應該還是蠻划算的。畢竟自然產是對胎兒最自然的方式,總是優於人工的過程。而且,畢竟有很多人在剖腹產之後,下一胎還是自然產生下了孩子…。

但只見原本在第一胎力主自然產的先生,一臉恐懼的舉證,不是新聞報導這個誰誰誰,那個誰誰誰,醫生說可以自然產,結果,不是搞的剖腹的傷口崩裂,就是子宮破裂,先生深呼吸了一口氣:「你現在是老太婆了,不要逞強」,然後滿臉驚懼地說:「我可不要變成一個人照顧兩個小孩啊!」。我不能確定先生是比較害怕老婆生產時掛掉,還是要一個人負責照顧兩個小孩。但是,他對於第二胎要用剖腹產的方式,非常非常堅持;就像他第一胎堅持要用自然產一樣地沒有商量的餘地。

既然要用剖腹產,那只好先跟醫生討論一下。

醫生看了看病歷,說:「依你前一胎的紀錄,最好用剖腹產。」我問:「是不是這樣可以避免剖腹產的傷疤破裂?還是子宮破裂?」

我覺得醫生好像用了蠻輕視的眼神瞄我,然後說:「不是啦」,「你第一胎只有三千多公克,是不算大的胎兒」,「就產程延滯生不出來」,「這樣子生第二胎,要能夠用自然生出來的機率不大。」

「因為你知道,你原本就是高齡產婦」,「現在隔了五年,生產的機能只會變的更差,不會更好。」醫生給予最後一擊。

「喔…,是這樣子喔,這樣子就沒辦法自然產了喲?」我有點沒面子又不甘願。

「要不然你還是可以試試看,真的不行,最後再來動手術」醫生以一副[死道友不死貧道]的輕鬆口吻建議。

是喔,反正也不是你在痛的哩。


只是,腦海裡突然出現了老大婷婷剛生下來,滿臉淤血,還有兩個眼睛裡的血塊淤積,我突然覺得不需要再考慮自然產了。看到婷婷的第一眼,我直接想去拿刀把先生砍死。如果這次我堅持先試自然產,又造成同樣的狀況,要砍死的就是我自己了。

自然產雖然對孩子是最好的,可是沒有自然產,並不代表我就不可以當一個最棒的媽媽。

「好吧。 那我就直接選擇剖腹產就好了。」我說:「那大概什麼時候可以剖呀?」

「三十八週就可以囉。」醫生說。

不是懷胎十月,四十週的嗎?我在心裡嘀咕。我說:「三十八週?不會太不熟了嗎?」

「熟了,熟了,三十八週就熟透了。」醫生說:「放心吧」。

好吧,皮皮乖乖。到時候等媽咪,把熟透的你,輕輕摘下來喔。

【第三十二週】

◎殭屍奇緣

已屆超高齡,懷這第二胎,讓我感受最深刻的就是,年紀真的大了。

沒有懷孕以前,每天化妝灑香水,身材髮型皮膚,都全力維修到最佳狀態,每每攬鏡自照,都開心地沾沾自喜。殊不知皮囊之下,那還未經過實際測試的身體,才是真正的實力。

懷老大時,雖然已經是高齡產婦,不過一直到了快要生產的前一天,還是每天奔波忙碌行銷企劃的業務,挺著一個九個月大肚子,不是跑圖書館查資料,就是北上台北聽演講,要不然就是整天壓著肚子在辦公桌前拼行銷報告。完全沒有任何的不適和狀況,很順利地照著計畫生產。

不知是否兩週前,不幸感染的流行性重感冒,那持續五天的狂咳,不但把睡眠和生活品質搞掉了,連帶的,把原本金剛體質的我,也作了破壞性的改變。

還是,根本和無辜的感冒無關,快要40歲的我,在懷孕末期,本來就不會跟五年前的優良狀況相同。

首先發現的是,自己的雙腿,移動的速度和角度,越來越接近中風者的趨勢。尤其是如果在勞動過後,要接著走路,真的,那樣子真的很像一個風燭殘年的老嫗。

屋漏偏逢連夜雨。在上週先生突發奇想,帶著老大,再加上兩個念小學的姪兒們,到他的母校台大去看杜鵑花。我左牽右拉,還要扯著嗓門喊著另外一個,走了兩三個小時。到了晚上睡在床上,咦,不能翻身了。

所謂的不能翻身,不是「不想」,或是「很吃力」。它是完全,身體喪失了翻身的功能。也就是說,脊椎,和一雙腿,是軟綿綿無力的狀態,所以無法支持你做翻身的動作。講白一點,就是癱瘓了。

偏偏肚子裡可愛的皮皮,硬是非常堅持的狂踢,要她的窩換一個讓她更舒服的姿勢。躺在床上,一動也不能動的女金剛,只能嘆時不我予,靜靜地流下了英雄淚。


偏偏,天才老公再次出招。隔天一大早,邀請公婆到家裡小住。如此又忙了一天一夜,之後開車送公婆回台北,再從台北開車回新竹。

回到家裡,叮咚,乖乖,左腳不能動了。

不能動了,就像是中風一樣,整個麻木掉。我還真的是嚇到快哭了。

更可怕的是,皮皮也在肚子裡像瘋子一樣亂踢,幾乎失控的狀態。然後肚子,突然變的很低垂,肚皮也變的硬的像石頭,同時,陰道那裡,也非常非常的酸痛。

這下子,我馬上棄械投降,立刻到床上乖乖躺著。反正,站著,身體也跟殭屍沒有兩樣了…。

隨著春季的綿綿雨勢,懷著悲哀自憐的心情,在床上無助地躺了兩天。終於,在第三天的早晨醒來,一切終於又回來了!我的腿,我的脊椎,我的肚子,終於又從麻木僵硬裡恢復正常了!!

踏著輕快的步子,看著散去的雨勢,唉呀,活著真好阿~~

那個討厭的「殭屍」,別再來了呀~~。我會好好照顧你,這個中古的身體啦。要不然你一翻臉,我又要被殭屍附身了。

【第三十三週】

◎皮皮的正式名字

雖然大女兒婷婷,逢人就說媽媽要生妹妹了,然後妹妹的名字是「皮皮」。不過,基於報戶口的公民義務,我和先生,還是需要幫皮皮取一個比較正式,可以登記在戶口名簿上的名字。

吃完晚餐,接著吃甜點的先生,問:「你打算給皮皮取什麼名字阿?」

我:「怡君,怡君怎麼樣?我想,婷婷叫做怡婷,那皮皮要不要叫做怡君?你說呢?」

先生:「怡君?怡君喔…,可是我覺得『君』怪怪的…,怡君…?嗯…,我覺得好像不夠好耶…」

接著,我們這對國文造詣貧乏的夫妻,繼續討論了大概有八百多種的名字組合…。不過,遺憾地沒有找到任何交集…。

最後,我賭氣一說:「那乾脆叫做『怡珠』好了。」

「為什麼?」先生質疑:「而且怡珠聽起來很俗氣耶。」「我們對面鄰居,那個生了八個女兒的,最小的就叫什麼珠的,長的很醜,我不要。」

「你不是一直很感嘆老二不是個男生嗎?」我沒好氣的挑釁:「所以老二乾脆叫做怡珠,遺珠之憾啦。」我牙尖嘴利的發揮雙子座酸人的本領。

先生翻了翻眼珠,給了我一個超級大白眼。然後說:「那為什麼不乾脆叫做『怡憾』算了?去~~~」

先生一邊搖頭,一邊走開,自己跑去翻辭海了。

『怡憾』?哈哈…想不到先生居然有我想像不到的幽默感和快反應,怡憾?,哈哈哈…。

◎進入戒嚴

不知為什麼,先生總覺得第二胎會提前生產。然後,他會問我:「要是我上班的時候,你突然要生了,你要怎麼辦?」先生問。這是他這個禮拜,問的第三次了。

「叫119」我說。

「真的阿?」先生問。

「哈哈,騙你的啦。」我說:「生小孩用不著叫119啦,我打電話叫計程車就可以了啦。」


「那會不會來不及阿…」先生還是很擔心。

「拜託,醫院距離我們家只有五分鐘耶。」我說:「又不是母雞下蛋,說生就馬上生下來了。」

「喔…」先生:「那我再問你,如果你要生的時候,婷婷娃娃車還沒來,到時候婷婷誰接?我從公司回來,至少要半個小時以上,來不及怎麼辦?」

「真有這麼巧的話…」我心想,這種事情發生的機率應該不會高於發票中獎率吧:「那我就打電話請老師先把婷婷留在幼稚園,你再去接。」我說:「要不然,我就請婷婷先留在警衛那裡,都可以阿。」

「不過,真有這麼巧的事情發生,這個機率不太大吧?」我說。

「先沙盤推演一下,總是比較保險。」先生仍然戒慎恐懼地規劃著。

「還有,昨天晚上我睡到一半,突然想到」先生繼續恐嚇自己:「萬一你半夜想生了,怎麼辦?」

「就去生阿。」我說:「那不更好,你跟婷婷都在家裡。」

「不是阿,我的意思是說,半夜醫生可能馬上來幫你剖腹嗎?」先生越說越擔心:「萬一他趕來不及」

我打斷先生的祁人憂天:「那就讓別的醫生來開刀阿。這就是我為什麼選擇大醫院,隨時都有人可以開刀啦。又不是我的醫生才會幫人剖腹。」

「喔…」先生好像終於釋然。

拜託,現在才33週好嗎?應該還有6週,我才會生產勒,你未免太早,就進入戒慎恐懼的「戒嚴期」了吧。 

http://www.babyhome.com.tw/cathy

圖解媽媽百科

特別企劃

盈翠絲媽咪的毛髮蓬鬆感
盈翠絲媽咪的毛髮蓬鬆感

盈翠絲媽咪的毛髮蓬鬆感

女人40歲還不到放棄的時候,抓牢髮根黃金救援期!理科太太:「妳的頭髮很可能還有救!」美國最新AI養髮液82%有感豐盈!
女人40歲還不到放棄的時候,抓牢髮根黃金救援期!理科太太:「妳的頭髮很可能還有救!」美國最新AI養髮液82%有感豐盈!

女人40歲還不到放棄的時候,抓牢髮根黃金救援期!理科太太:「妳的頭髮很可能還有救!」美國最新AI養髮液82%有感豐盈!

媽咪投票趣

當年的裱框婚紗照,現在去哪兒了?

精選專題

more >
幼兒園選校秘訣,這些眉角別錯過
幼兒園選校秘訣,這些眉角別錯過

幼兒園選校秘訣,這些眉角別錯過

Pag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