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snew adsnew_pv

家教老師:攤開成績單,父母的愛可能是「有價」的?(二)

陳小姐是另一對姊妹的母親。一模一樣的狀況,姐姐升上大學後,她要我轉為輔導妹妹考高中。

這對姊妹感情很好,她們共享一個房間。從前,當我給姐姐上課時,妹妹就在隔壁桌子讀小說、寫作業,偶爾也會加入我們的對話。

好幾次,我注意到她在一本幾乎吃掉半張書桌的大筆記本上,忙碌地塗塗改改,努力地填滿行間的空隙。稍加探聽之下,妹妹有些得意地告訴我,她正在「連載」一個玄幻、架空的故事。每節下課,班上幾位同學會爭相傳閱她的最新進度。

這引起了我的好奇,我也喜歡寫東西。姐姐中途休息時間,我就轉頭和妹妹討論她筆下故事的劇情,角色之間的比重和後續的進展等等。

和嚴肅、習慣按部就班的姐姐相較,妹妹的想法很天馬行空,她是個浪漫的小孩,跟她聊天總是很愉快。在妹妹身上,我彷彿找到過去的我,抱著一本筆記本就能行遍萬里。是以,陳小姐提出這個想法時,我欣然答應。我以為,就我和妹妹的交情,上起課來一定很輕鬆愉快!

家教老師:攤開成績單,父母的愛可能是「有價」的?(二)_img_1
圖片來源/pixabay

沒想到,第一堂課結束,我沮喪得簡直不想再上第二堂課了。

平日與我互動良好的妹妹,在我們成為師生之後,在我們之間的話題從小說跳躍成英文之後,妹妹變得很意興闌珊,短短兩個小時,一百二十分鐘,有數次,她看著我,童稚的眼神藏不了太多心事:她在等待,等待時間一到,我會離開。

九點的鐘聲一響,我可以感覺到她鬆了一口氣。

妹妹毫不遮掩的反應令我很沮喪,我彎腰駝背地步出她們姊倆的房間,心事重重。

陳小姐送我去搭電梯,她笑咪咪地問道:「妹妹的狀況好嗎?」

「說實話⋯⋯一點也不好。」

陳小姐的笑容咧得更開了:「果然,我當初問妳要不要教妹妹的時候,就已猜出妳會有今天這樣的反應。老師,妳知道問題出在哪裡嗎?」

「跟姐姐相比,妹妹似乎對讀書沒那麼熱中?」

「今天是老師第一次正式接觸到妹妹的學習狀況,會有這樣的心得是人之常情,因為,和姐姐放在一起看,妹妹的學習意願似乎不太理想,但這並不是妹妹本身的錯,可以說是長期以來,外界給她施加的壓力導致的,更直接一點說,是我給她施加的壓力導致的。」

「不會啊,阿姨是很明理的家長。」

這可是真摯的肺腑之言,在我教導姐姐一年左右的時間,從頭到尾陳小姐都沒有干涉太多。在我心中,她是不可多得的家長,她給老師很大的彈性與空間。

「哈哈,那是因為老師妳不認識以前的我啊——我跟妳說,姐姐從小在學業上的表現就非常出色,不僅是學科,即是才藝競賽,哪怕老師臨時地推派她出去比賽,姐姐也能輕鬆地抱回不錯的成績。我以為,姐姐這樣的成就很理所當然,等到妹妹也進入小學時,我才察覺到事情才沒有這麼簡單!」

「妹妹的成績,不如姐姐嗎?」


「對,妹妹的排名大概落在班上的中間,這只是學科,才藝比賽更不用說了,她在小四之前,只參加過一次比賽,還是說故事比賽⋯⋯」陳小姐聳了聳肩,繼續說道:「老師說,她在班上就是『存在感很低』的一個人,不屬於任何小圈圈,沒什麼個人意見,也不太會主動參與討論,跟大家的交情很淡。大家對她的評價不外乎是:普普通通,不特別好,也不特別糟糕。親朋好友都很惋惜,想說姐姐那麼優秀,怎麼妹妹的資質卻很平庸?」

我聽得很入神,陳小姐沒有跟我提過這方面的事情。

「我很緊張,覺得有些對不起妹妹,一樣都是我生的孩子,怎麼天分差這麼多?妹妹該不會一輩子都活在姐姐的陰影之下吧? 我很怕,就幫妹妹請了兩個家教搶救她的課業。當時,我的出發點很簡單:『只要姐姐能,妹妹一定也可以』。但是,請了家教之後,不行,整個毀了,妹妹非常抗拒,上課前她會哭鬧很久,有時老師都站在門口脫鞋子了,她還站在客廳哭。我沒其他的方法,只好跟妹妹討價還價,拜託她進房間上課。有時候,老師才講了半小時,妹妹就開始耍性子,還會用腳踢老師,她曾把一位剛升大學的女老師給氣哭了。」

陳小姐紅著臉,乾笑了兩聲。

想到內向的妹妹抬腳踢人的場景,我忍不住跟著笑了起來。

「我丈夫覺得我快要把妹妹給逼死了,就找人介紹一個諮商師,據說很擅長家庭問題,三十歲多一些,剛拿到博士學位。那諮商師很直接,我們第一次見面,才談了四、五十分鐘,她就抬起手來,制止我繼續說下去,然後,她跟我說了一句話,讓我一輩子都忘不了,她說:『陳小姐,妳的小女兒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有很大一部分是妳造成的⋯⋯』當場,我目瞪口呆,氣得想要衝出諮商室。我覺得她不懂,一個未婚,又無子的人,憑什麼批評我帶小孩的方法?」

陳小姐是個可愛的婦人,她很誠實,不會刻意美化事情的前後發展。

「但是,我丈夫想的跟我正好顛倒,他很信服這位諮商師的專業,說人家是旁觀者清,要我繼續跟著這位老師。再過了半年,我的心境才有些改變,覺得那位諮商師說的,多少有些道理。」

陳小姐深呼吸一口氣,很慢很仔細地說:「所以,老師請妳慢慢來,不要貪快,我們不急。這很重要,我跟妹妹說要找妳教她英文,妹妹沒有拒絕,這就是很大的進步了。她曾經很抗拒我們再給她請老師。一堂課,兩小時,妳也可以只上十個單字,一、兩個文法。」

我面有難色,心底有些反彈:家教不就是在短時間內,補足學校教育的不足,如今陳小姐卻要我「慢慢來」?再者,我一小時索取不低的價碼,只教十個單字,一、兩個文法,豈不是擺明了我在混水摸魚? 說得更難聽一點,是來騙錢的?

陳小姐看出我臉上一連串的問號,她微笑著鼓勵我:「老師,我知道妳對這工作有自己的看法,也很重視小孩子的成績。可是,小孩的學習動機跟創意,是很珍貴的。妹妹上一次給家教上課,已經是六年前的事了。我不想重蹈覆轍。只要能讓她保持興趣,不要排斥學習,我就很開心了。」


電梯門關上,樓層一級一級往下,我才後知後覺地想起一件事情。我跟陳小姐認識也有一年多了,從前,我們之間的往來很行禮如儀,對話總停留在日常的寒暄,最有感情的一句話是「再見」。改任妹妹的家教後,她卻欲罷不能地跟我聊了將近一個小時。

在陳小姐的堅持之下,第二次上課時,對我來說是非常新鮮的嘗試。我先花了十分鐘,和妹妹討論她的小說近況,之後,我再花十分鐘,發表我對於裡頭劇情走向的觀點。我很直率地指出部分情節的矛盾,不刻意討好我的小客戶。孩子們遠比我們所認知的更為敏感,他們能輕易偵測出妳對他的行為有無真心。

在我進入她房間的第二十一分鐘,我們才打開了英文講義。每進行一個段落,我就停下來,再回頭去講小說,不忘分享幾個我喜愛的作家,介紹他們的風格。偶爾,我會引入一個情節,往往是整部小說裡最刺激、懸疑的橋段,在真相就要水落石出時,我狠心地就此打住,再回頭複習方才教過的英文單字和文法。

不知不覺中,妹妹的眼睛停留在我身上的時間,從五分鐘、十分鐘,延長到半個小時,或者更久。有一次,我告訴她:「寫完這題,就可以下課了,時間到囉。」

妹妹訝異地抬起頭,看了掛在牆上的時鐘一眼:「啊,怎麼那麼快!」

聞言,我心頭一熱。看著妹妹時,百感交集。

她不會知曉,自己無心的一句話,帶給我多大的鼓舞。

我帶妹妹的時間不長,不過七、八個月,就是關鍵的大考。妹妹考出「中間偏好一點點」的分數,我有些內疚,認為妹妹可以更好的。

陳小姐反過來安慰我:「別只看結果,妹妹的英文可是從後段班進到中段班了。」

經陳小姐提醒,我才想起,對哦,若說進步的幅度,妹妹的表現真的很出色。

在那個時分,我想起姐姐,我千真萬確地想起她。在同樣的田徑場上,姐姐奔躍的速度絕對是全場最亮眼的,可是,妹妹抵達終點的姿勢是如此優雅,優雅到你不得不起身也為她喝采。這對姊妹,各自以她們的方式,贏得了我的喜愛與敬重。也是在這個分秒,我初探教育的本質,教育的存在,不是讓每個孩子都拿到很高的分數,教育是要讓每個孩子的天賦都能伸展到極限,並且尊重他最終的成果。

 

家教老師:攤開成績單,父母的愛可能是「有價」的?(二)_img_2《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被考試綁架的家庭故事 一位家教老師的見證》

 

adsnew

特別企劃

醫:「這種病」比新冠肺炎更可怕 常被忽略的兒童健康隱形殺手

當媽沒時間又想維持好氣色?5分鐘打造濾鏡級美肌,台灣熱銷NO.1 BB霜,編輯實測秒愛上,暗沉、斑點、毛孔、黑眼圈慢走不送!

精選特輯

more >

全民一起來!防疫大作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