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snew
adsnew adsnew_pv

愛上網曬小孩?你以為的萌照可能成為孩子恥於面對的黑歷史

這種數位年代的舉止有個名稱:曬孩子(sharenting),極端時就叫過度曬孩子,形容父母在網上鉅細靡遺分享孩子一切。蘇.雪芙(Sue Scheff)著有《羞恥國度:網路的中傷》(Shame Nation),我們倆曾就此議題深入討論。這方面她是專家中的專家;自己人生碰到的誇張事件,讓她成為數位名聲打造及管理的先驅。二○○三年她不覺中成為一名惡劣客戶的標靶,對方在網路無所不用其極─散播謠言、指控、謊言,嚴重毀壞雪芙的數位名聲。雪芙告上法院,最終司法判對方誹謗侵權,罰金創下一千一百萬美元天價。這段故事她放在第二本著作《谷歌炸彈》(Google Bomb)。庭上雖贏得勝利,她的數位名聲卻受到重創,集中心力花費數年才得以重建。現在她竭盡心力,助人避免重蹈覆徹,更重要地,教導大人小孩如何維護良好的網路形象。

愛上網曬小孩?你以為的萌照可能成為孩子恥於面對的黑歷史_img_1
圖 / Pixabay

「我認為,爸媽要更注意自己把什麼放上網路,」雪芙說,「他們得記住:以今天這種科技,你根本不知道誰會看到你放上網的東西,因為瞬間那就遍布全球。」她給家長的主要建議之一是,善用臉書的「聯絡人」功能。「你在臉書設立聯絡人,就能馬上限縮上傳分享範圍。所以比方說,如果你想分享孩子的照片影片,就可確保只有某些親友看見。」雪芙說,「記住,孩子非常在乎你上傳什麼。」

並非只有爸媽會貼些讓孩子難堪的東西。很多時候,孩子自己會貼出之後讓自己悔之不迭的東西。有一天我十八歲的女兒就衝進我辦公室質問我:「你怎麼可以讓八年級時候的我開臉書帳戶?你那時是怎麼想的?」我十分驚訝。我自覺很難得了,在她滿十三歲前始終沒答應她開社群媒體的要求,直到她到年齡門檻。再說,當時我都有檢查她的貼文,雖然有些蠢跟孩子氣,但大致沒有問題。「怎麼啦?」我好奇地問她。

她正忙著為申請到的大學找室友,發現大家都透過社群媒體相互過濾。她對自己當年上傳的某些照片感到羞愧,卻束手無策;即便動手刪除,朋友們的照片裡卻有標註她,現在這些可笑的影像就出現在她完全無能為力的訊息上。「你一定要警告你的學生們,」她跟我說,「大人根本不該讓那麼小的孩子用社群媒體!」

使用社群媒體,留意三C

她可能是對的。十三歲的大腦可能還不足以使用社群媒體。雖說多數孩子在十二、三歲就能邏輯思考進而考慮道德層面,最先進的腦部造影則顯示,大腦某些區域要到二十五歲左右才真正發育完全,其中包括主司理性思考及正確判斷的前額葉皮質─兩種用社群媒體很需要的能力。欠缺成熟的前額葉皮質,青少年就用負責情緒的杏仁核處理資訊,因而很容易:

• 衝動行事。
• 誤讀或錯解社交和情感線索。
• 做出危險或後果難以設想之舉。

即便一個少年理解把愚蠢的自拍上傳可能會有什麼後果,但他大腦應該警告說:「嘿,慢著─最好別放這張喔!」的部分卻還不成熟。你猜結果怎樣?那悲慘的影像貼出去了,被眾人分享了,之後可能回頭成為他一個惡夢。

你試試跟一個拚命想用IG的十三歲孩子(假如你還真能讓孩子忍那麼久)解釋這些。與其向這些不講理的孩子指出他們的不講理,不如採用我從雪芙那裡學到的簡單建議。當孩子設立第一個社群媒體帳戶,教他們注意「三C」:

• 舉止(conduct):留意自己在網路的行為。要記得,有人在螢幕的另一端。

• 內容(content):想想你要分享的東西。自問:那會不會讓我自己或別人受傷難堪?

• 關懷(caring):體貼,善良,關懷。分享任何貼文時,別忘了同理他人。

謙卑的自誇

社群媒體有些人怕人家覺得他太自負,就用一種被稱作「謙卑自誇」的手法,就是「看似自貶實則炫耀」。是躲在埋怨或故作謙遜背後的一種自誇。

有一份探討這種現象的文獻,學者舉出這類「謙卑自誇」的例子:

• 我真不知道那些頂尖學校怎麼會收我。
• 大家老說我超迷人的,我實在搞不懂。
• 我覺得好累,到哪裡都被選作領袖。

結果這些貌似謙遜的言論很難得到認同。別人覺得他們不夠真誠,甚至認為那些自吹自擂或真心抱怨的人還比較可愛。

如果你想在社群媒體吹噓自己,目前的研究顯示你就別客氣,直說吧!

愛上網曬小孩?你以為的萌照可能成為孩子恥於面對的黑歷史_img_2《數位公民素養課:線上交友、色情陷阱、保護個資,從孩子到大人必備的網民生活須知》

adsnew

特別企劃

有Panasonic 可變壓力IH電子鍋 在家即可享受日本米飯的Q彈香甜好滋味

嬰兒成長配方怎麼選?兒醫:注意有沒有「大樣本臨床實證」!

精選特輯

more >

加入Line好友|最新資訊不漏接

Advertisementadsnew_pv
adsnew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snew_pv